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四}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前情提要:Act.1  Act.2  Act.3

Act.4

虾婶不见了。

 

轮到给虾婶水箱换水的药研慌了,大大的水箱里没有以往那个红色的影子,药研将水箱翻了个遍都没找到虾婶。

 

慌忙的回到刀剑部屋,将部屋大门打开,“不好了,大将不见了!”

 

还在睡梦中的刀剑们被药研吵醒,揉着各自睡眼迷蒙的双眼,撑起身子望向药研。

 

“今早去给大将换水的时候,大将不在水箱里。”药研一张小脸都急红了,“我找遍了大将的房间都没找到。”

 

“也许是出去散步了。”清光打着哈欠,觉得药研小事大作了,“安啦,主上吃饭时间会回来的。”

 

“对啊对啊,兄弟你别慌,以前主上也经常这样大清早消失,吃饭时间会回来的。”乱安慰着药研。

 

也许真的是自己太过于小题大做了,药研想着。

 

穿戴完毕的清光拍了拍药研的肩,“不用担心啦,去把剩下的活儿干完,一会就能吃早餐了。”说罢清光朝着大家拍了拍手,“今天各自做好自己的当番,昨日主上交代今天不必出阵,干完活就自由活动。”

 

“好。”刀们应声回答。

 

刀们都以为虾婶只是出去溜达了,却没想早餐时间虾婶也没回来。

 

 

“主上还没回来么清光?”餐桌上药研问道。

 

“还没,可能路上有什么耽搁了吧。”清光也开始不确定了,平时的虾婶总是会准时出现在饭桌上,今天却异常的没有出现。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大家,但是想了想自家主人的性格,还是准备再等等看。

 

等大家都就坐,准备开动进食时,最后端上桌的开胃汤却让大家都惊了。

 

蘑菇虾子汤。

 

大家都没有动筷,室内弥漫着一股无以言述的奇异氛围。

 

最先憋不住的,还是粟田口的小短刀们。秋田眼睛有点湿润,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主......主上?”

 

“不,不会是主上,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清光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蘑菇虾子汤,他不相信虾婶会被做成食物,如果那么轻易被做成食物,怎么会成为审神者!

 

“可是,这只虾的个头和主人很像,而且,只有主人的触须,稍微底部的部分有印子。”宗三将餐桌上的虾和虾婶的相似度做着对比,确实,大家都知道,虾婶有喜欢用钳子夹自己触须的习惯,所以触须上印上浅浅的印子。

 

“......”

 

大家都沉默着,宗三的话无可厚非,这只虾的相似度和虾婶真的是太像了,他们不敢相信,主上就这么死了,还是以这种方式。乱,秋田还有骨喰和鲶尾已经忍不住偷偷抽泣了起来,宗三的眼角也开始泛红。难过,这是大家共有的感受。

 

“今早...谁做的早餐。”清光艰难的开口,“今早好像是轮到烛台切殿下。”小夜回答着。

 

“对啊,烛台切殿下人呢?”药研最先反应过来,而后大脑也清晰起来将事情缕了缕,“大将应该还处于安全状态。”

 

话刚出口,所有刀都齐刷刷的盯着药研,“我们还能保持现在的形态就是最好的证明。”

 

“对哦...那主人去哪儿了?”刀确认虾婶并未身亡后,开始讨论起这个问题。

 

“各位!我的早餐有准备么!”虾婶趴在烛台切的头上,一只钳子抓着烛台切的头发另一只在半空中挥舞着。烛台切将虾婶放到他的专属位子上,虾婶扭动着他的身子看了看大家,“诶,你们咋了,咋跟哭过似得,wow~今天的开胃汤是蘑菇虾子汤啊。”

 

看着虾婶毫无芥蒂的说着餐桌上他的同类,刀们一致决定不将以为桌上那只虾是虾婶的事情说出去。“主人,你今天怎么回的那么晚。”

 

这次轮到虾婶有点扭捏了,他才不好意思说是早上睡不着想去看看后院的资源,然后蹦跶着蹦跶着,不小心蹦进了水井,由于水井太深他实在是出不来,在水井呆了一早上知道烛台切来打水才被顺利救出。

 

当然,知道一切的烛台切内心有些复杂,他知道虾婶不愿意把这事情说着来,开口帮虾婶解释着“主人...只是去练弹跳力了,所以,花费时间有点长。”你一只虾能跳进水井也是厉害!当然,后面的话烛台切只能在心中咆哮。

 

“哈哈哈....”虾婶不好意思的干笑着。

 

嘛,总而言之,今天也是一个明朗的清晨呢。

————————————

这章拖了特别久才更orz请见谅

评论(6)
热度(41)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