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只废虾。
目前性取向是萨列里,除了黄色废料大概什么也写不出来了【哭着
想要和喜欢萨列里的大家一起玩呢呜呜呜呜呜呜,求求你们和我玩

hhhhhhhhhhhhhhhh基友给的图,大家好,这是我家婶婶在本丸的样子x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番外2}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这是一个关于后藤藤四郎实装后的故事

※正文:Act.1-Act.2-Act.3-Act.4-Act.5
※番外:关于物吉


番外2

这是一个关于后藤藤四郎的故事


本丸在斥巨资和人力之后迎来了物吉贞宗,据近侍加州清光说,那天的虾婶两只钳子夹住物吉的脸颊整个挂在上面,哭得惊天动地。


别问他为什么会知道虾婶在哭,毕竟不是每只虾都能边哽咽边干嚎,而且不间断的从早上到晚上,虽然并没有看到一滴眼泪流出。


总之迎接物吉回家过后,物吉的脸颊红肿了三天没有消减下去。...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番外}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这是一个关于物吉贞宗实装后的故事

※正文:Act.1-Act.2-Act.3-Act.4-Act.5


虾婶得到了一个重大的情报的,所以,他现在很兴奋,那模样宛如患了疯狗病却没人看出来他其实是在瞎蹦跶。


据近侍加州清光回忆,上一次虾婶有这种反应的时候,是日本号实装的时候。这次该不会....


又有新刀实装了?!


加州清光不由得打了个颤,他站在虾婶房屋门口,双手环抱于胸前,头微微扬起望着天,不知为何整个人都泛着一股莫名的寒意。加州清光想,也许是因为搜索日...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五}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前情提要:Act.1-Act.2-Act.3-Act.4


Act.5

“我是歌仙兼定。热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多指教。”


虾婶难得的从水箱出来,爬到了为他专门准备的水垫上,虾婶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刀,两只凸起的黑色眼睛认认真真的对面前的刀男子从头到尾,哦不,到脚进行着观察。


虾婶头顶的触须晃动了两下,右钳习惯性的夹住头顶触须接近根部的部分。接下来便沉默了整整一个小时,歌仙兼定也从镇定变得有些不适。面对着这个非人类的审神者,歌仙有些无从下手,他对于自己的审神者是只龙虾,感到非常...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四}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前情提要:Act.1  Act.2  Act.3

Act.4

虾婶不见了。


轮到给虾婶水箱换水的药研慌了,大大的水箱里没有以往那个红色的影子,药研将水箱翻了个遍都没找到虾婶。


慌忙的回到刀剑部屋,将部屋大门打开,“不好了,大将不见了!”


还在睡梦中的刀剑们被药研吵醒,揉着各自睡眼迷蒙的双眼,撑起身子望向药研。


“今早去给大将换水的时候,大将不在水箱里。”药研一张小脸都急红了,“我找遍了大将的房间都没找到。”...

啊啊啊今日双更!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三}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Act.1   Act.2


Act.3

今天的虾婶很开心,本丸的刀们都发现了。


从早上开始,虾婶就一直在忙活着,一会将自己泡在冷却水里,说是这样能让自己更加光鲜亮丽,一会又在地板上蹦跶去蹦跶来,说是这样会让自己的肌肉更加显现。


刀们很好奇,便偷偷划拳,让输了的刀去询问婶婶怎么回事。最后,清光说“我去厕所冷静冷静。”过了半天,秋田去厕所查看清光的情况,只听见厕所传来秋田大喊的声音“不好啦!...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二}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Act.1


Act.2

虾婶的本丸现在有四把刀,分别是加州清光,小夜左文字,乱藤四郎和烛台切光忠。


虾婶最初见到乱藤四郎的时候,整个儿都扒在了水箱的玻璃上,本就红彤彤的虾婶变得跟熟了一样,清光的内心是崩溃的“难道主人喜欢乱?”后来虾婶告诉清光“我以为乱是女孩子,然后现实狠狠的糊了我一巴掌。”语气还特幽怨。


你一个虾看女孩子干嘛!!!!!物种都不一样好么!!!!!!


虽然虾婶有的时候很脱线,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好婶婶。虾婶会爬出水箱跟小夜和乱玩,挥舞着自己的大钳...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一}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Act.1

清光最近很郁闷,因为自家的婶婶。


清光家的婶婶是一只大个儿的红色观赏虾,没错,观、赏、虾。听婶婶自己说它以前只是水族馆一只患了黑斑病却没被查出来的观赏虾,在生命弥留的最后一刻,得到神的宠爱成为审神者,开了神智不说还能拥有一堆付丧神,虾婶表示吾心甚乐。


“不就是个海鲜么。”清光小声的吐槽着。


虾婶挥着两只大钳子“我是观赏虾!观赏虾!和海鲜怎么能混为一谈!”


清光尴尬的摸了摸自己鼻子,心里暗道反正都能吃。沉默了一会,“那主人你...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