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只废虾。
目前性取向是萨列里,除了黄色废料大概什么也写不出来了【哭着
想要和喜欢萨列里的大家一起玩呢呜呜呜呜呜呜,求求你们和我玩

【刀剑乱舞MMD】Gasoline【大俱利伽罗】

暗堕向注意

天知道我多久没碰过kuri了x

没有文力只能把想表达的东西用MMD 做出来了x虽然做的也很辣鸡x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肝出来了!!!!!!!

搞事搞事搞事.jpg

第一次做视频有很多不足请多见谅,其实本来是想写文..后来想了下,不如撸个mmd吧,然后在这种想法下就做出来了【捶地

以及yutaka的kuri好可爱哦prprprprprprprprpr

啊www没事鼓捣出了几张,膝丸真是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kuri也真的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源氏兄弟那张试了下前段时间看到的p渲教程...umm_(:з」∠❀)_

大俱利伽罗:ユタカ式

膝丸:ちび式

源氏兄弟:mkmk式

MME:dGreenerShader_SUN3,Diffusion7,SSAO,SelfBlend,XDOF,pmotskin,o_SelfOverlay,ExcellentShadow

【烛俱利】Narcissis

※烛俱60分

※现paro

※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纳喀索斯爱上了水中的自己,他死后便化为水仙花斜生在岸旁,后世将自爱成疾的这种病症成为水仙花症,也就是这节课的主要内容,自恋症。”


“著名心理学家科胡特认为,自恋是人类的一般本质,每个人本质上都是自恋的.....”


烛台切看着讲台上的喋喋不休教授,不由打了个哈欠,纳喀索斯的故事他看了不下千遍,可以说是已经能倒背如流。


不像讲台上的教授所讲的那般,烛台切很想反驳自恋并不是自信心不足,是一种病态的病症。那只是一种先天的、控制不住的生理和心理的反映状况,因为烛台切本人

【烛俱利】Concealment

※写不了正常paro了

※虽然是第一人称但真的是烛俱利

※第三者观察

※更像是段子


我是一名普通的快递派送员,每天的工作无非是将由各处送来的快件送到收件人的手里。


我自认为我是个有责任心的快递员,不论收件人的收件要求有多刁钻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完成,亲手将快件送到对方手中,毕竟这是我的工作。


同事经常会说我就是劳模典范,我却有些不明白了,在工作时间做工作上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大概是由于我的脾性较好,越来越多的收件人会指定让我去派送邮件,因此我们公司的生源也越来越好,领导还找过我谈话,让我好好干什么的。


【烛俱利】大俱利伽罗的秘密

※只是为了自己的恶趣味而生成的产物

※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双性kuri

※让ooc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r18描写有,大概为肉而肉

※有强迫性质

↓以上都接受请往下走↓


大俱利伽罗有个秘密,一个见不得人的秘密。


大俱利伽罗经常会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秘密,自己是否也不会在十八年前出现在孤儿院的大门口。


他很羡慕班级上的少男少女们,因为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性别,鲜明的男女之分。而自己...大俱利伽罗放下手中把玩着的学生证件,性别一栏端端正正的写着一个‘男’字,但是自己却深知这幅身体和别人的不同。


为了不让别...

【烛俱利】圣夜

※万圣节快乐w

※烛俱利深夜60分

※取名苦手不要被名字骗了

※大概是一个假吸血鬼碰到真吸血鬼的故事


10月31日是一个特殊的节日。


鹤丸国永经常和大俱利伽罗这么说着,导致大俱利伽罗耳朵都快听出茧了。今天的鹤丸更是变本加厉的向他述说着关于10月31日——万圣夜的故事,还带回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衣服。


大俱利伽罗面部微微扭曲了一下,要不是因为鹤丸是他的合租室友,他真的会忍不住将鹤丸扔出房门。


“小俱利,你在听我说吗?”鹤丸发现了大俱利伽罗的不认真,“今天就是万圣夜,晚上听说有大型活动哦,咱们去吗?”


“我...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番外}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这是一个关于物吉贞宗实装后的故事

※正文:Act.1-Act.2-Act.3-Act.4-Act.5


虾婶得到了一个重大的情报的,所以,他现在很兴奋,那模样宛如患了疯狗病却没人看出来他其实是在瞎蹦跶。


据近侍加州清光回忆,上一次虾婶有这种反应的时候,是日本号实装的时候。这次该不会....


又有新刀实装了?!


加州清光不由得打了个颤,他站在虾婶房屋门口,双手环抱于胸前,头微微扬起望着天,不知为何整个人都泛着一股莫名的寒意。加州清光想,也许是因为搜索日...

【烛俱利】心流

※花吐paro

※私设有

※取名废所以不要在意这个无卵用的名字

※看开头猜结局x


大俱利伽罗患上花吐病了。


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自然是与其相处最为长久的烛台切光忠。烛台切想,他大概永远忘不了发现大俱利伽罗患病的那天。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映射在有着黑龙纹身的少年身上,只见他双手交叉握住自己的脖颈部位,微微佝偻着背,脸色带着些许痛苦,嘴中吐出一朵又一朵色彩艳丽的花朵。阳光打在大俱利伽罗身上隐隐显现出逆光,烛台切觉得他一定是遇到了属于自己的神祗了。


花朵随着大俱利伽罗不断的泛呕已经在他面前的地板上积起了薄薄的一层,烛台切这才

【烛俱利】无声的礼物

※现paro

※痴汉尾随监视梗x

※烛俱利深夜60分


“铃铃铃”


听电话铃声响起的瞬间,大俱利伽罗神色紧张的看向那放在桌上的手机,在铃声断掉又再次响起的时候,大俱利伽罗手略微颤抖的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


“%……&GF……”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大俱利伽罗快疯了,接到这样的无声电话已经连续两个月了,最开始以为只是骚扰电话,直到一月前收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里面是自己各种各样的日常照,还有一些他在学校澡堂洗浴的照片。


大俱利伽罗知...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