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凹凸世界丨黑银】一个不幸的人

※小黑洞x银爵

ooc有请注意

※我流故事,接正剧后的脑补故事

 

银爵算不上是个幸运的人,一直如此。

 

生于被神所放逐而不得不四处漂流的民族,生活给予他的从来都是苦难。于苦难中成长,所学会的便是弱肉强食的那套道理,以及强硬冷血的保护色。

 

索性银爵并未长成扭曲的模样。

 

他恨过,怒过,也曾在无人可窥的地方哭泣过。神是如此的不公平,神为何这般不公!族人究竟是犯了什么过错才会遭受如此天罚。

 

他恨着神,却也渴望着神能赐予族人宽恕,让族人获得救赎。

 

怀着这样复杂矛盾的心理,银爵参加了凹凸大赛——由神所举办的大赛。只要赢得比赛,就能得到一切,那么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要赢。

 

一定要赢。

 

银爵这样想着。

 

苦难的生活给予了他一副好身手,大赛中神赐予了他“特殊能力”。他也丝毫不浪费,肃清所有挡路的东西,竭尽全力朝着自己的目标艰难的爬去。

 

第十。

 

第七。

 

第五。

 

第三。

 

还差两个,近了,快了。

 

可他并不是什么幸运的人,从来不是。

 

“你身上,似乎也有那个人的气味呢。”

 

“你要和我一起玩吗?”

 

要死了吗?也许吧。可为什么那么不甘啊。

 

为什么非得是自己呢,遇到这样的怪物,就连奋起搏击都是那么的无力。

 

“你的能力,应该这么用才带劲——”

 

从未想过被自己的招式所击败原来是这么个滋味儿,真疼啊。也不愧是他的斗魔天刑,银爵有些自嘲的想着。

 

接踵而来的,是黑暗和疼痛。

 

生命的尽头原来是这样吗?头疼欲裂,无数杂音萦绕耳边,数不清的模糊画面从脑中一闪而过,他尝试着蜷缩身躯抱住自己那疼痛不已的脑袋,可一丝力气也使不上来,他只好维持着现下被捆绑的姿势。

 

“还没死吗?那陪我玩吧。”

 

再睁眼,所见的便是那个怪物,正兴致盎然的蹲在他的面前,一副无害模样。银爵艰难地撇过头,嘴角下撇一言不发。

 

怪物绕道他能看见的那方,再一次靠近。

 

“陪我玩——”

 

怪物不满的拉扯着他那头刺猬般的白色短发,不时戳戳他的伤口,看他隐忍疼痛的样子似是激起了怪物的兴趣,便更加使力,直到银爵还吊着一口气。

 

怪物停下了举动,双手一摊背对他远去。

 

“真是无聊,我去找别人陪我玩好了。”

 

银爵没想到那不知是什么的怪物真就这么离去,那么他便还有机会,凹凸大赛,绝不能输。

 

可四周全是漆黑一片,不说解开斗魔天刑,就连如何走出这鬼地方都不成定数。银爵咬紧牙关:“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输啊。”

 

在漆黑中不知度过多久,银爵使劲浑身解数才算挣脱了斗魔天刑,严重的内伤让他不得不闷哼出声,他颤悠悠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摸索着黑暗前进。黑暗似是没有尽头一般,银爵走到体力俱疲也没有走到出口。

 

身体上的疼痛导致他不得不停下,他的额上冒出涔涔薄汗,低声轻喘。

 

视线在黑暗中毫无用处,就连自己已经晕倒过去他也毫无自觉。

 

“银爵...银爵...!”

 

被刺耳的声音唤醒,银爵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周遭变为了一片白,似是不适应,他立即紧闭双眸,憋回那生理性的泪水。

 

“那家伙说陪我玩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还是你陪我玩吧。”

 

怪物气鼓鼓的盘坐在他身旁,掰着手指头数落着他口中的“那家伙”的不是,银爵抿紧双唇,他有些搞不懂这个怪物到底想干什么。

 

“你叫银爵是吧?”

 

“我告诉你哦,你已经被那个什么凹凸大赛除名了,能一直陪我玩了。”

 

怪物很高兴的传达着这个从外界得知的消息,毕竟一直去外面寻找人一起玩,不如养一个人一直陪自己玩好了。

 

银爵睁大他那双特殊的眸子,喉中发出的是野兽的哽咽悲鸣,想要站起来狠揍怪物一顿也无力。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幸运的人。

 

一直如此。

 

-END-

 

Emmmmmmmm.......我流故事,ooc也很...ry,暂时脑补出之后的故事....希望官方狠狠打我脸最后把银爵放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ToT....


评论(16)
热度(108)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