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阴阳师丨酒茨】与梦错

※阴阳师手游同人

※酒茨,ooc有请注意,依旧我流剧情

※虐!酒!吞!虽然跟基友说了脑洞后基友说两方都【手动再见

※听说产粮能出酒吞和茨木【迷信

※个人理解倾向色彩比较重,也许和各位所想有差别

※写虐很差...经常写的自己都觉得无感...所以...umm

 

酒吞童子失去了力量。

 

他曾多次调动自己体内的妖气,却是一无所获,就连他的鬼葫芦也只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葫芦。

 

酒吞童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去力量的,在他的记忆里,并没有任何一件事会导致他失去力量。这感觉就像是睡了一觉起来后,全身的力量都随之消失了一般,毫无征兆。

 

他觉得很烦躁。

 

作为大江山的鬼王,作为屹立于妖族最顶端的他,是断断不可能接受突然失去力量这种事情,从顶端跌落到低谷,他不能接受!于是他回到了大江山,却被山间镇守出入口的妖怪告之,大江山的鬼王可不是你这种无名小妖。

 

那些原本被他打败过的妖怪和曾经对他俯首称臣的妖怪们也对他视若无睹,仿佛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人一般,这让他更是愤怒。

 

“这世界上没有哪个不知道老子的大名!”

 

“哈哈哈,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真是个傻子。”

 

“他恐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几个字怎么写吧。”

 

酒吞童子原本很有底气的话,换来的却是各种小妖的嗤笑,以及挑衅。这让酒吞童子忍不住和他们动起手来,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轻易的被一个以前他根本没有见过的妖怪打倒在地。

 

“你真的是妖怪吗?毫无妖力还自称鬼王,滚回娘胎去吧,大江山不需要弱者。”

 

妖怪撂下狠话便从他身上踩了过去,酒吞童子握紧了双拳,掌心也被长指甲戳出了几个深深的指甲印,丝丝鲜血从中流出。

 

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了,可以说,他从来就没有受过这种侮辱,这笔仇,他一定会报的。

 

酒吞童子想到了一个人,曾经是自己的手下,一直追随着自己的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

 

对于茨木童子的追随,酒吞童子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对方有时候真的很烦,尤其是他对红叶一见钟情的时候,他更是对茨木童子这个不折不挠的追随者感到厌烦。

 

他不是讨厌茨木童子,他也享受过茨木童子或敬重或爱慕的眼光,可对红叶有了感情之后,他便对茨木童子这样的眼光敬谢不敏。

 

他单独和茨木童子谈过之后,茨木童子便再也没有追随他了,这让他舒畅了一阵子。可后来的后来,他好像就再也没见过茨木童子了,难道自己是给了他什么任务吗?也许吧。

 

不再过多的思考茨木童子的问题,他向一些小妖打听茨木童子的消息,所幸的是,这些小妖对茨木童子的行踪了解一二,告诉了他几个茨木童子经常会去的地方。

 

酒吞童子得到这些消息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向妖怪们给他提供的地址,他相信,就算别人不认识他,茨木童子也一定还会认识他的。

 

他相信茨木童子,毕竟茨木童子可是跟随他多年的唯一的妖怪。

 

他偷偷潜入大江山,在他所建造的宫殿后方的空地位置看到了茨木童子,他忍不住出声叫了茨木童子,“喂,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转身看着他,眉头微蹙,“你是谁?”

 

“什么?!你这家伙!连本大爷也不认识了吗?!”酒吞童子觉得不可置信,怎么回事?怎么会?他怎么能?

 

只见茨木童子的严重丝毫没有任何的感情,看待他就像是看待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你是怎么进来的?”

 

“私自闯入鬼王的宫殿是会被......”

 

“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的话被打断,一只大妖显现出身形,酒吞童子立刻被对方的妖气所镇压,他知道这个大妖很强,而且还是现在的自己所不能抗衡的强,就算是在他的强盛时期,也说不定只能和对方打个平手。

 

只是对方这股妖气让自己感到异常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只见那大妖走到茨木童子的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妖罢了,用不着你动手。”说罢那大妖挑衅的看了酒吞童子一眼,眼中的嘲讽意味浓重。

 

茨木童子觉得对方说的在理,便点了点头,对着酒吞童子大喝,“赶紧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不然就算死鬼王相劝我也会杀死你。”

 

鬼王?茨木童子竟然称那大妖为鬼王?!

 

到底发生了什么差错?鬼王不是自己吗?怎么变成别人了?酒吞童子想不通,没等他想通,他便被那大妖一挥手送出了大江山。

 

酒吞童子咬紧牙,决意要弄清楚这件事,他依然坚持不懈的从自己建造宫殿时所留下的暗道跑进大江山,去看茨木童子和那个大妖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不知道,他这一看,便是越看越不是滋味。

 

茨木童子和那个大妖喝酒赏月,切磋武技,也丝毫不掩盖自己对大妖的敬重和喜爱之情,得到大妖的同意和认可后一双眼睛看上去都亮亮的,笑起来弯眸的时候更甚。

 

这样的场景让酒吞童子心里难受的紧,茨木童子对大妖说过的话,也曾对自己说过,可自己是怎么回应的呢?

 

好像是让他不要在跟着自己,不要在靠近自己吧。

 

原来,茨木童子想要得到的,只是现下这样的场景吗,一壶酒,一双人,月下对酌,有你便可。

 

酒吞童子知道自己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茨木童子追随的也不是他了,他应该高兴不是吗?可心里头...却是难受的紧。

 

酒吞童子离开了大江山,他想去枫叶林看看红叶,看看那个他一见钟情的女人。

 

可他到了枫叶林,枫叶林依然是那片枫叶林,而红叶,却不是原来的那个红叶了。

 

枫叶林没有叫做红叶的妖怪,有的只是叫做红叶的式神,专属一位阴阳师的式神。红叶说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也不可能见过他,她有记忆开始,便一直是她那位阴阳师大人的式神了。

 

酒吞童子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嘴张开了几次想要说点什么,到最后也是一字未发。

 

他又回到了大江山,回到了最初的地方,仰躺在林间草地上,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比如追随着他的茨木童子,比如令他一见钟情的鬼女红叶,如果选择不一样,那么红叶会有自己的幸福,而自己也不会错过茨木童子吧,这么想着的他,最终闭上了眼。

 

有些事情,也该明了了。

 

梦,也该醒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酒吞童子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强烈妖气正在周身游走着,而鬼葫芦也依然是鬼葫芦。

 

只是......茨木童子早就不在了啊。

 

在自己和他谈判,答应与他打架的时候,他就不在了啊。难怪,难怪自己没有见过他了,他早就死在自己手上了啊。

 

酒吞童子越发佝偻起背,只是嘴中念念有词。

 

“茨木啊......”

 

-END-

 

啊..写完了...写到最后和自己脑洞有了一点差别....因为觉得茨木对酒吞是敬重大于爱慕,最后其实写的有点牵强。

 

以及这个故事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酒吞的梦境,梦境中的大妖便是酒吞自己,如果选择不一样的话,他和茨木和红叶之前,结局说不定完全不同,虽然觉得酒吞这个呆子对茨木这个一根筋依然是上司对属下的感觉...

 

总之感谢各位的观看,大家也可以自己去猜想一下_(:3丿-8∠)_因为写到最后我自己都蒙蔽了!


评论(11)
热度(76)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