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阴阳师丨白黑】与说

※现代AU

※黑帮paro,ooc有请注意

※高冷警察卧底白x忠犬黑道大佬黑

※强行使用小白和小黑的皮肤名字,月白和黑羽

※也许是辆婴儿车

※被lof吞了重发(╯‵□′)╯︵┻━┻

 

当黑羽被月白亲手送进监狱的时候,他这才反应过来,“啊,原来他是卧底啊。”

 

作为道上有头有脸的一个男人,这种分辨人的基本常识是不应该犯错的,可他一对上月白便不知今夕何夕了。

 

黑羽承认,他对月白一见钟情了。

 

具体是怎样的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情报屋的判官将这人介绍给自己时,心里那种怦然一动的感觉他永远不会忘记。

 

按理说月白是个男人,是个没有女人柔软,看上去硬邦邦的男人,也是个长的很好看的男人。可就算再好看,那也是个男人,自己怎么就对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没等着黑羽理清自己的思绪,整理好这份感情,他的身体却先他一步将月白带回了组织。可自己压根就没想好给月白安排个什么职位,他抓头挠腮的想了半天,才决定专门给月白单独立一个情报组。

 

还美名其曰以后就不用再去情报屋用大量金钱购买消息了,他私下在组织内传播这位投奔他的月白,是情报屋的判官的得意门生,虽然有些对不住自个儿的兄弟,但是为了月白能早点在组织内立足,他愿意这么做。

 

夜深人静的时候,黑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一切关于月白的事情,他想不通啊,怎么自己就这么喜欢月白,而且还为了他欺骗了组内的兄弟,单独给他立了个职位,这可是他的大忌。他深知再这么宠着月白,日后月白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他自个儿虽然不介意为了月白去死,但组内还有这么多依靠着他的兄弟,他不能对不起他们啊。

 

他脑子里又涌现出月白那张冷冰冰的美人脸,心下又是一阵的荡漾,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个人啊。

 

如果他能够舍弃从判官那儿继承来的仿若高不可攀的冰山雪莲的态度改改就好了,黑羽这么想着吧唧了两下嘴。

 

身为一个组织的头头,尤其还是个大组织的头头,涉及走私和洗黑钱是不可避免的。他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所带的都是自己十分信任的人,但自从月白来了之后,他就不管去哪儿都带着对方,一点也不怕对方会将这些东西泄露出去。

 

组织里的兄弟们对此颇有微词,私底下也对黑羽抱怨过,可黑羽那一根筋的傻子只是笑了笑,说“他不是那种人,我知道的。”

 

看着老大一副痴情的模样,他们也只得作罢。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老大这只是热脸贴了冷屁股,那月白压根就没怎么搭理过老大,从来都是老大跟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对方身后,嘘寒问暖的。

 

月白的态度很明显了,他不是那边的人,也不会因为黑羽对他好就甘愿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他知道黑羽对他好,他也很享受被黑羽宠着捧着的感觉,就像是养了一只忠心的犬,把自个儿最好的都给了他。

 

尤其是那双深黑色的眸子期待的盯着他的时候,真的很像是一只小狗,他也为此心动过,虽然这种感觉被他忽略不计。

 

“黑羽,我们是不可能的。”

 

“啊?”黑羽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接着对着月白笑了笑,“我知道了,我喜欢你就行。”

 

“......”月白看着这样的黑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笑容看起来也有些刺眼。不过,大概再过一阵,他就再也看不见这个人,看不见这个人对他笑了,这种感觉也会随着这个男人的消失而消逝的。

 

月白肯定着,就算心头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爽。

 

后来,月白的资料收集的差不多了,因为黑羽没有防着他的心,甚至是将一些他最需要收集的东西亲手交到他手上,月白看着趴在办公桌上睡觉还留着哈喇子的黑羽,内心多了一分柔软,这人还真是...傻。

 

该说他防备心太差还是太过信任自己呢?不管哪一个,如果他站在黑羽的角度,他是断断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他出伸手撩开黑羽那长的快遮住半张脸的刘海,整个脸颊立马展现在了月白的面前,看着黑羽不时的皱皱鼻子,再配上那可爱的犬型眉毛,他觉得这个男人此时看上去非常的可爱,就跟一只小狗一样。

 

“只有这一次。”

 

月白喃喃的说着,然后低下头亲吻着黑羽紧闭的双眸。

 

只有这一次,从此之后便斩断我们之间的过往。

 

————————————————

 

月白从那天之后便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任黑羽怎么着也找不着,他想着拿月白所遗留下的物品睹物思人,可找到最后才发现,那人连自己的东西也全都带走了,一样都没留下。

 

黑羽觉得自己眼睛涩涩的,可是却并没有眼泪流出来。黑羽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月白平日经常坐着位子,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黑羽失魂落魄的过了一周,最后还是见不得他这个样子的兄弟去苦口婆心的劝了一阵,黑羽这才清醒过来,然后他将自己锁在月白的房间内不吃不喝的过了三天,出来后,他便又变回了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羽。

 

自从月白离开后,黑羽这才惊觉自己之前的作为是如何的蠢笨,可他不后悔,月白成了他心中的白月光,看不着也摸不着,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从记忆中翻出来细细回味。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阵,月白又回来了。

 

对于这样的消息,黑羽是高兴的,但这次他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月白是回来了,他带着一堆警察回来了。

 

穿着警察制服的月白,比以往多了一分正气凛然,看着他的眼神也如同看蝼蚁一般。面对这样的月白,黑羽很茫然,他早该想到的啊,是了,如果不是自己当初被自认为的爱蒙蔽了双眼,他如何会想不到。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看着月白亲手给他拷上的手铐,心里很是难过。

 

由于他的罪证明确,审理的时候供认不讳,于是被判无期徒刑,这意味着他的下半辈子只能在监狱里度过。

 

黑羽的内心没有太大的波动,他最担心的,还是他的那些兄弟,至于自己,也就那样了吧。

 

监狱有监狱的规矩,更何况是只关押他这种无期囚徒的监狱,狱警不作为,犯人独大,黑羽刚进来的时候可没少吃亏。

 

监狱内没有女人,那些囚犯是怎么发泄欲望的大家都可想而知。

 

黑羽刚进来的时候,他的屁、股可没少被别人惦记。黑羽和那些柔柔弱弱的因为一时气愤而杀人的囚犯不同,论拳头,他可是绝不认输的。

 

所以当黑羽用拳头解决了一堆又一堆的惦记他屁、股的人之后,便没人敢再去招惹他了。就算对他的屁、股有什么想法,也只能憋在心里。

 

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今天是新人进来的日子,除了像他这么大胆敢私自跑出来在浴室洗澡的,浴室里便没有别人了。

 

他将喷头打开,水顺着他漂亮的肌理滑下,黑色的头发被打湿,服服帖帖的趴在他的脸颊上。他习惯性了皱了皱鼻子,伸出手张开五指从下往上将贴在脸颊上的头发拨到脑后,露出了那张好看的脸。

 

然后他听到了沉重的呼吸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从身后打晕。


 接下来不老歌走你


后来的后来,他只记得自己仿若在大海中飘荡的船只,迷迷糊糊之间,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呢喃了几句,而他唯一听清的便是,“我觉得我放不开你了。”

 

黑羽笑了,而看着他睡颜的月白轻轻的点了点他的嘴角。

 

他搂住了黑羽,心中那种空落落的感觉终于被填满,他完成任务后,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吃饭的时候少了点什么,工作的时候少了点什么,洗澡的时候少了点什么,睡觉的时候少了点什么。

 

总之,就是少了点什么。

 

他不知道少了什么,所以总是时不时的发呆,直到他再次看到了黑羽的资料。

 

“原来...是这样么。”

 

不过还好,现在他的心倒是被填的满满的,他不会再让自己的心空起来了。月白紧紧的搂住黑羽,生怕对方再次被自己亲手送走。

 

【一级警报,中央监狱发生小规模爆炸,一些囚犯逃出,资料稍后会发到各位手里,明早再来做调动。】

 

月白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一则短信停留在了上面。

 

-END-

 

....手里有个坑又忍不住再写.....orz又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大家勉强看吧...

好气啊!!!被和谐了!!!明明只是个婴儿车!


评论(2)
热度(111)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