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阴阳师丨白黑】两变{上}

※鬼使白X鬼使黑

※白黑群内每周命题

※选的幼体化√

※小黑单方面的幼体√

※OOC有,请注意,小黑软...属性增加

※我流捏造一大堆,牵扯cp.有点多

※副cp博晴,其他暂定

 

鬼使白最近有点烦。

 

按理说阎王将那个每日在自己耳边聒噪个不停,自称为自己哥哥的鬼使黑调离去平安京调查妖气突增的现象时,自己应该为得到暂时的清静而感到高兴才对,可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他伸出手揉按着自己胸口的位置,那处并未有一般人那样强烈的心跳,而是一片的死寂。

 

鬼使白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将手放回原处,似乎从未有过刚才按压胸口的动作一般。他觉得很不对劲,身为鬼差没了心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这股怪异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鬼使白想不通。

 

鬼使黑离开后,一连好几天鬼使白都不能安稳的执行自己的职务,他老是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这日鬼使白一如既往的拘了几个阳寿已尽的生魂正准备往地府走,半路上碰巧遇到了行色匆匆的安倍晴明一行人,出于礼貌鬼使白停下来招呼对方,“晴明大人。”

 

听到鬼使白的声音晴明的脚步停了下来,“啊,原来是鬼使白。”

 

“晴明大人这么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晴明抿了抿嘴,眉间的沟壑加深,“京都恐怕是要变天了。”

 

鬼使白听了之后有些惊讶,平安京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他突地想起鬼使黑被派去平安京调查妖气增加的事情,忍不住向晴明询问着,“晴明大人,平安京究竟是发生什么了?之前鬼使黑也被派去平安京调查妖气的事情,我...”

 

“你说鬼使黑也过去调查了?”晴明听到地府早已派人过去时心下暗道几声不好,“他现在恐怕不是很好过,京都现在可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在那里,时间紧迫,我这便先前去了,见谅。”

 

鬼使白见晴明一行人离去,他那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他赶紧将拘着的几个生魂带往地府,接着便向阎王投了前去平安京帮助鬼使黑一起调查的请求信。

 

鬼使白不如鬼使黑那般大大咧咧,他对自身职务是极为重视的,对工作上的条条律律也十分的遵守,可他那请求信呈上去之后便再没了音信,这让他有些着急,如此又耽搁了几天,鬼使白实在是忍不住,做出了他从事鬼差这份要职以来第一件可以说是玩忽职守的事情。

 

他幻化出一分身停留于地府之内,对外宣称在外拘留生魂时染了不知名的妖气,需要休养一段时日,如此安排好之后,他便起身去了平安京。

 

初踏入平安京的地界时,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妖气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他不能想象鬼使黑在此处竟已呆了足一月,他现在还好吗?他那性子会不会致使他受伤?

 

鬼使白越想越担忧,他不敢想象鬼使黑受伤或是从此死亡的事情。

 

要知道人死为鬼,鬼死为聻,成为了聻之后是要去往聻之狱的,这样他便是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再见到鬼使黑的。

 

他隐匿起自己的身形气息,顶着被妖气侵蚀的压力进了城。

 

妖气如此浓重,平安京的住民们说相安无事那是不可能的,鬼使白进了城方才发现,往日里繁华的人来人往的城里,尽是从地上窜出的黑气,黑气从地底钻出,一丝一丝的汇聚在平安京的上空之中。鬼使白眉头紧蹙,这些黑气是导致疫病的始作俑者,如若不是怨气太重是断然不会自行从地底钻出,以这样的发展形势,平安京的居民不出三日便会大规模的染上疫病。

 

原本阳寿未尽的住民因此而死,到时候这片土地上还不知道得多出多少的孤魂野鬼投不得胎。

 

平安京事态如此严重,却不见各方神主有派出得力之士前来探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凝神仔细探查了一番,妖气最为集中之处,自然是那池沼星罗棋布的低洼地带,右京。

 

按理说平安京地势良好,东青龙,西白虎,南凤凰,北玄武,是四神相应之地,是如何也不会出现这要妖气大量入侵的情况的,鬼使白来不及细想,便见一道光线直冲云霄,将那由黑气聚成的云层冲散,不待片刻,光束从云层中骤然散开来,照的原本黑云压抑的平安京一片的亮堂。

 

鬼使白伸出手遮在眼前,以免被那光刺疼了双眼。

 

过了片刻,光亮减弱,由疫气组成的黑云皆已散开,妖气也随着那疫气的消失而退散不见,鬼使白朝方才那光束的所在地看去,只发现一人正从空中摔落,“晴明大人?!”

 

鬼使白认出了那人,急匆匆的赶往那处,却只见源博雅将晴明紧紧的搂抱在怀中,眼眶有些发红,而神乐和八百比丘尼也皆是一副哀伤的模样。

 

八百比丘尼是最先发现鬼使白的,她朝鬼使白招了招手,鬼使白便走了过去,“......”刚欲开口的鬼使白便被八百比丘尼阻止了,他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晴明大人愿以自身来换取平安京的安稳,拯救无数即将成为孤魂野鬼百姓,可见晴明大人的胸怀是如何的慈悲。

 

安倍晴明在鬼使白心中的地位升了不止一个等级,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便是投胎也会是大富大贵的天潢贵胄之家,只是...不知对方是否还存着能投胎的机会。

 

八百比丘尼见他的反应心下又是一阵的哀凉,晴明大人怎的就这般...

 

一旁抱着安倍晴明的源博雅有了动作,他将安倍晴明抱起,跌跌撞撞的朝城外走去,嘴中喃喃有词,“不会没办法的,晴明不会就这么死掉的!”

 

神乐小步跑着跟随在源博雅身后,见此八百比丘尼这才微微挪动了脚步,将身后的小豆丁露了出来。

 

“鬼使黑?!”由于太过惊讶,鬼使白甚至忘了使用尊称,也忘了现下不适宜的场合。

 

“八百比丘尼大人,这究竟是?”鬼使白有些惊讶,看着缩水成四五岁小孩儿模样的鬼使黑,他竟然感到了一丝的安心,幸好,幸好这人没有死去。

 

“我们赶到时他已经被妖气侵蚀了大半,失了心智,是晴明大人用咒术护住了他的内丹不被侵蚀。”八百比丘尼犹豫了一下,“晴明大人之后......鬼使黑大人身上的咒术也产生了反噬,所幸咒术只是将鬼使黑大人变为了小孩儿模样,他的记忆也受到了些许的殃及。”

 

“不过鬼使黑大人日后好好修理一段时间便会恢复,这点无须担心。”

 

小豆丁一般的鬼使黑,两只看上起肉肉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八百比丘尼的裙襦,只探出一个脑袋看着鬼使白。

 

他睁大眸子仔细的打量一下鬼使白,“...弟弟?”

 

八百比丘尼轻轻拍了拍鬼使黑的背部,“去吧,那是你最熟悉的人。”

 

“鬼使白大人,现在鬼使黑大人已交于你,我便先去追寻源博雅大人了。”虽然八百比丘尼现在一副稳定下来的模样,但鬼使白还是看出了她眉目间的着急,他对八百比丘尼点了点头,“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好的。”

 

八百比丘尼离开了,只剩下一个紧张的拉扯着自己衣角的小豆丁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弟弟!”

 

鬼使白摇了摇头,指着自己,“鬼使白。”

 

“弟弟!”

 

“是鬼使白。”

 

“...弟弟!”

 

“鬼使白。”

 

“.....弟......明明是弟弟。”

 

“是鬼使白,鬼使白。”

 

“...呜.....弟弟......”

 

来回纠正几番姓名之后,小豆丁见鬼使白不肯承认是自己的弟弟竟然哭了起来,脸颊上不一会就挂上了泪珠,整个人看上去可怜极了。

 

鬼使白这才想起,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小孩子,一个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他弟弟的小孩子,而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鬼使黑。

 

他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一时便慌了神,直到鬼使黑哭得打嗝鬼使白也没做出什么有效的举动。鬼使黑伸出小肉手揉了揉自己眼睛,试图将眼泪抹掉。鬼使白叹了口气,将招魂幡收了起来,伸出手将鬼使黑抱在了怀里。

 

“不哭了。”

 

鬼使黑不客气的伸出小肉手搂抱住鬼使白的脖子,边哽咽着打嗝边念叨着,“...弟...弟弟。”

 

鬼使白只好空出一只手轻轻拍打着鬼使黑的背部给他顺气,“好了,没事了,乖。”也许是鬼使白的安慰奏效了,鬼使黑很快就不哭了,趴在鬼使白的肩头睡着了。

 

鬼使白那颗刚刚悬起的心这才彻底放下。

 

“也该回去了。”

 

想起自己用假分身蒙骗上司的事情,鬼使白加快了脚程。

 

-TBC-

 

...本来只是想写个短篇...结果写成这个样子orz......博晴的是另一个故事了,等白黑故事完结会另外写出来..也许...后面就是养变成小豆丁的鬼使黑的故事了,直到他回复原本的力量【你】


评论(9)
热度(126)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