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Unlight丨艾依查库】Guardian

※狗子生企文

※架空AU注意,有些许的r卡剧透

※选择的命题是Treasure -宝物

※脑内自我妄想一大堆,与艾伯互动有

※死亡描写有

企划链接请走这里!狗子生日快乐❤!


00.

 

龙是一种喜欢收集宝物的生物。

 

存在于传说中的龙,总是作为宝藏的守护者而出现,以击溃那些妄想抢夺宝物的贪婪人类为己任,因此被人类形容为邪恶的代言。

 

“那我也是龙吗?”年幼的艾依查库蹲坐在艾伯李斯特的身旁,微微歪着脑袋询问着正抱着厚厚的故事书讲故事的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将手中的故事书放下看了一眼发出询问的少年,对方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与其说是龙,不如说艾依查库更像是狗哦。”

 

“狗?”艾依查库有些不解,“可父亲告诉我艾伯是宅子里非常重要的宝物,嘱咐了我很多次要好好守护艾伯,艾伯是宝物的话,我就是守护宝物的龙呀!”

 

对于艾依查库的问题,艾伯李斯特摇了摇头,“艾依查库,你知道狗有哪些特性吗?”

 

“狗?”艾依查库仔细想了想,眉头紧皱的模样让人以为他仿佛在思考什么大问题,“会汪汪的叫,喜欢吃骨头,还喜欢摇尾巴,会咬坏人!”

 

从小孩子的角度来说,艾依查库说的也不尽然。

 

“狗是一种很忠诚的动物,它们很聪明,守护主人的安全与财产、看家护院、狩猎冲锋、观赏玩耍都是不在话下的。”艾伯李斯特顿了顿,“艾依查库也是如此,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所以艾依查库更像是可爱而忠诚的狗,不是冷漠高大的龙。”

 

“所以说,艾依查库一定要守护我一辈子啊。”

 

艾依查库认真的看着艾伯李斯特的双眼,对方那琥珀色的眼眸闪耀出的光芒就和太阳一般,懵懂艾依查库觉得自己似乎得到了一份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份名叫信任的东西。

 

“我会的!”艾依查库点了点头,“我会一直守护艾伯不被坏人侵犯的!”

 

“恩。”

 

“恩!”

 

尚未涉世的两个孩子,在那天做下了一个看似非常美好的约定。

 

01.

 

“the worlds just cross,the worlds just gone

 

it is simply foreordination ,no reason for us

 

but we are here ,so "nice to see you" 

 

we're just alike ,we're not the same

 

it is simply you and me ,no reason for us

 

but we are here ,"it is time to go" ——”

 

老式唱片机里缓缓传出悠扬的女性歌声,让正在办公中的艾伯李斯特高度集中精神的大脑得到了暂时的纾解。

 

散乱的摊放在办公桌面上的报告让艾伯李斯特感到非常头疼。

 

尤其是对于报告中所提及的“第三方计划”,艾伯李斯特将其细细看过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所剩的唯一想法便是疯狂。起初只以为是一起有高官包庇的大型走私案件,没想到背后却是这么可怕疯狂的计划。

 

处于事业稳步上升时期的艾伯李斯特决定装作不知晓这件事,他知道这会给他的事业带来莫大的打击。富人背景的他能在政坛插上一脚纯粹是靠着能够支撑军队支出的财力,以及那长袖善舞的能力。

 

可以说钱财便是他最大的后台。

 

军队平日里都不免因为这个因素而依仗他,但他自己却知道,有钱能支撑军队的不止自己一个,所以行事还算是收敛。

 

这些报告一定要毁掉,艾伯李斯特如此想着,不过留个备份也可以给自己多一条后路。

 

艾伯李斯特的指间在桌面上规律的敲打着,一手紧紧的捏着报告,虽然在看着报告,但显然目光是在透过报告想着别的事情。

 

“咚咚。”

 

敲门声适时传来,艾伯李斯特迅速回过神并将报告合上放在一边。

 

“请进。”

 

“你还在听这首歌啊艾伯。”身着军装的艾依查库走了进来。

 

托艾伯李斯特的福,艾依查库在军中谋取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岗位,虽然这在外人看来很不耻,这也导致艾依查库有了一个‘艾伯李斯特的走狗’的称号,艾依查库对此嗤之以鼻。

 

“恩,有什么事吗?”艾伯李斯特发现进来的是艾依查库之后便放松了下来,“你这段时间在军队屡建战功,上面对你评价不错。”

 

“嘛!我也不能输给艾伯啊。”艾依查库笑着说道,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要一直跟随在艾伯的身边并且协助他登上他想要的高度。

 

“啊,对了,罗斯巴尔德上校的晚宴改日期到今晚了。”艾依查库想起了什么似的,“今晚要去吗?”

 

“当然。”

 

“那我晚点再过来,还有你让我去查的事情已经...”

 

“不用了。”不等艾依查库说完,艾伯李斯特便打断了他,“那件事不用再查下去了。”

 

艾依查库奇怪的看了一眼艾伯李斯特,他并没有多嘴,“好吧,那晚上再见。”

 

艾依查库离开了,紧接着艾伯李斯特便收到了一封简讯,简讯的内容艾伯李斯特的瞳孔紧缩,“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今晚的宴会怕是无法安宁了。”

 

艾伯李斯特意识到他确实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了,接下来的发展怕是会朝着他最坏的打算走去。

 

02.

夜晚降临,按照约定艾依查库开着车来接艾伯李斯特,“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得尽快赶过去。”艾依查库看到艾伯李斯特上车后便说着。

 

“艾伯你不觉得奇怪吗?明明是预定在下个月的宴会却提前了那么多,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艾依查库有些不确定的说着,因为艾伯李斯特让他去查的事件刚好罗斯巴尔德也参与其中。

 

艾伯李斯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艾依查库,“也许吧。”

 

车内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了,自从艾伯李斯特进入政坛工作后,两人之间便不再像以往那般亲密,像是朦朦胧胧的隔了一层纱似的。

 

“艾依查库。”艾伯李斯特突然开口,“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

 

艾依查库目视前方,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恩,我们那时候非常要好。”硬要说起来,也能说得上是主仆的关系。

 

“那时候你总缠着我讲故事,其实我挺烦你的。”艾伯李斯特开始慢慢回想着。

 

“喂!我有那么烦吗?明明你也很愿意跟我讲的!”艾依查库有些不好意思,他觉得小时候的自己确实有那么一点烦,“都是因为艾伯说要我好好守护你我才这么粘你的!”

 

“原来你还记得啊。”艾伯李斯特的声音带上了一些笑意,“你那时候把我当成个宝物,还模仿着守宝的龙睡在我房门口。”

 

“你就不要在挖苦我了,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艾依查库可不想再回忆小时候做的那些傻事,“艾伯,你可好久没和我聊天了,就不能聊聊别的吗?”

 

“艾依查库,你小时候说的那些还算数吗?”艾伯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这倒是让艾依查库有些摸不着北。

 

“当然算的!”艾依查库郑重的说着,“艾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我去做?”

 

“快到了吧。”艾伯李斯特岔开了话题,这让艾依查库觉得很奇怪,艾伯李斯特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反常,他觉得艾伯李斯特有什么在瞒着他,艾依查库决定等宴会结束之后向艾伯李斯特问明白。

 

到达宴会地点时天色已完全黑下来,政治家们已经开始在这场宴会中和某些同一志向的人结成同盟或者抛出橄榄枝,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场宴会都是结盟的好机会。

 

当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库出现在宴会时,便有官员过来寒暄着,艾依查库知道这时候是艾伯李斯特拉拢势力的时候,所以他很识趣的离开了。比起和那些高官互相巴结,他更喜欢在宴会上找点东西吃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艾依查库一直呆在美食区,当然他也不忘关注着艾伯李斯特的行动,等他喝掉一杯红酒再看向艾伯李斯特的方向时却不见人影,艾依查库将大厅环视了个遍也没发现艾伯李斯特的身影,正当他准备去找艾伯李斯特的时候,后院却传来了一身枪响。

 

艾依查库的眼皮跳动很快,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快速的跑到后院,除了草坪上还遗留的血迹之外便是跟随而来的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官员。艾依查库下意识的觉得,这血一定是艾伯李斯特的,他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艾伯是不会有事的。

 

他灵敏的鼻子发挥了作用,空气中微微散发着血液的腥味,循着那味道,艾依查库发现了蜷缩着身体躲到假山下山洞里的艾伯李斯特,“艾伯!”

 

艾伯李斯特听到艾依查库的声音艰难的睁开眼,声音听上去是前所未有的虚弱,“艾依查库...”

 

“你先别说话!我带你去救治,你不会有事的!”艾依查库着急的说着,他不相信艾伯李斯特会死去,还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没有尽到他们的约定,没有做到自己的职责。

 

艾伯李斯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有时间了...艾依查库...”

 

“我们约定的地方...”

 

艾依查库看着艾伯李斯特的嘴不停的张合说着话,他觉得自己一句话也听不进,艾伯李斯特用尽最后的力气在艾依查库的手心写了一个‘宝’字便闭上了双眼。

 

艾依查库觉得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在他精神恍惚的时候一束强光打在了他身上,慌乱之中他只听清了自导自演几个字。

 

想起艾伯李斯特最后告诉他的话语,他知道自己还不能再这个地方消沉下去,他抱起艾伯李斯特的尸体准备冲出人群。

 

然而他失败了。

 

03.

“官员艾伯李斯特于昨晚被自己属下击毙,多年好友究竟为何反目成仇?”法制报的头条入目的便是这么一条标题暧昧不明的报到,让所有人都吃惊的是艾依查库居然为了杀害艾伯李斯特自导自演出这么多事情。

 

而被拘捕的艾依查库现在正在进行特殊的审讯。

 

“艾伯李斯特是不是被你杀死的?”

 

“......”

 

“我们注意到在艾伯李斯特死前一段时间你的行为反常,常出没于一些不明地方,你有什么解释的吗?”

 

“......”

 

“我们已经找到你所收买的人,他已经坦白了一切,艾依查库,我劝你不要嘴硬。”

 

“......”

 

艾依查库保持着沉默,他抬眼看向这些伪善的人,心里很是愤怒,可他却说不出一句想要反驳的话,艾伯李斯特的死给他造成了太大的打击,所以现在被那些背后操纵者怎么泼水也无所谓了。

 

艾依查库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件事和艾伯李斯特让他去查证的事情有关,再加上艾伯李斯特死前的反常,他似乎能确认幕后黑手是谁了。

 

在艾依查库被审讯期间,罗斯巴尔德有来过一次,看过艾依查库的状况后询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便离开了。

 

在拷问三天之后,艾依查库终于说出了被关押以来的第一句话,“艾伯的尸体...在哪?”

 

拷问人员先是一愣,想了想艾依查库和艾伯李斯特的关系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对方,“已经被火化了,骨灰暂时还存放在殡仪馆。”

 

“啊...是吗。”

 

接下来便是一阵的沉默,“我招。”

 

拷问人自然是开心的,这么多天了,艾依查库愿意招出事实对谁都好。

 

“但是我要见一面罗斯巴尔德上校。”

 

————————

 

在被送去见罗斯巴尔德路上的艾依查库,像是疯了一般的打晕了押送人员后逃逸,他一直记得艾伯李斯特告诉他的事情,还有艾伯李斯特在他手心写的那个‘宝’字。

 

他回到了乡下,那里有着他和艾伯李斯特童年的快乐时光。

 

艾依查库一直将艾伯李斯特当做宝物守护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想法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现在他所守护的宝物被毁掉,他也是个不称职的守护者。

 

他所守护的人在最后告诉他,有着更重要的东西需要自己去做,所以他来到了这里,他和艾伯李斯特定下约定的地方。

 

他在老宅子里找到了艾伯李斯特之前经常用来给他讲故事的绘本,将绘本翻开,卡在书页中间的储存卡便掉落了出来,艾依查库将其捡起,紧紧握在手中。

 

现在所支撑他的便是完成艾伯李斯特最后的遗愿。

 

“在我们约定的地方,有着更为重要的宝物需要你去守护。”艾依查库又想起了艾伯李斯特最后的话。

 

他走到书房里,打开了老式电脑,研究了半天才将储存卡上的内容传送到电脑上,对于制造舆论这样的事情,艾依查库还是能做出来的。

 

不出艾依查库所料,储存卡中的资料和艾伯李斯特让他去调查的事情有关,他快速扫了一眼资料内容,上面所谓的‘第三方计划’便是人类改造计划,看上去非常的匪夷所思,将人类的基因重组再生,从而制造出更为强大的人类。

 

资料上的报告研究还附带着活体实验的照片,以及失败之后被击毙的照片,这让艾依查库觉得很恶心,他看了下参与人员的名单,不仅仅是罗斯巴尔德,还有更多的上层官员也参与其中。一群妄想靠改造人类统治世界的白痴们。

 

将资料做了备份之后,他快速将这些在世人眼中算是震撼的资料传上网,并且将艾伯李斯特真正的死因公之于众,他已经开始预料到之后的动荡了。

 

做完这些之后,艾依查库靠在了椅背上,微微仰起头看向已经泛黄的天花板,脑子回想起艾伯李斯特喜欢听的那首歌,“it is time to go。”

 

04.

艾依查库再次回到了帝都,还有最后一件事他需要去完成。

 

他偷偷来到了殡仪馆,艾伯李斯特的遗骨在这里,他挨着一排一排的寻找着,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格子里找到了。

 

“明明生前是那么的风光,死后却呆在这么一个破地方。”艾依查库莫名的开始心酸,“抱歉没能做到约定那样...”

 

由于还有个在逃犯的名头,艾依查库的出行是非常的小心。索性帝都的街头并非像以往那般的人来人往,反而是很少有几个人会走在街头。

 

艾依查库拢了拢风衣,对于未来的该如何度过产生了一些迷茫,也许他的后半辈子都会呆在乡下。

 

“审讯开始啦——!”

 

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街头原本就很少的人都开始朝着审讯院移动,艾依查库看了一眼审讯院的所在地,嗤笑了一声便离开了。

 

他回到了乡下,将艾伯李斯特的遗骨埋在了老宅子里,他很庆幸艾伯李斯特没有将这所住处透露给任何人,这也让他能安然的度过之后的时光。

 

罗斯巴尔德等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自己也无心再踏入政坛,那实在是太累了,而且自己并没有像艾伯李斯特那样的头脑和沉着,艾依查库这才发现,他的生活,是以和艾伯李斯特同等的目标而努力的。

 

他站在艾伯李斯特的坟墓前,“就让我用剩下的时间来完成我们的约定吧。”

 

又过了很久很久,直到艾依查库老去即将消弭的时候,恍惚间他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和艾伯李斯特,“艾伯是宅子里的宝物,父亲让我要看好你!”

 

“那就一直守着我吧,守宝人可不能失职啊。”

 

“那是当然的!”

 

故事的结尾,守宝的龙用他的余生弥补着他的失职,也是对自己的惩罚。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能和大家一起给狗子过生真的非常开心!!!❤

评论
热度(1)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