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刀剑乱舞】关于审神者就职一周年报告(又:我的刀,由我来守护!)

※一周年有感

※没有任何恋爱因素

※轻松娱乐向,大概

※审神者视角

 

我是一名审神者。

 

关于我是如何从普通高中生转职为审神者这一点,我拒绝告诉任何人。

 

总而言之,我变成了一名审神者,采用官方的话来说,我的大概经历如下:

 

『西历2205年。

 

图谋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发动了对过去的攻击。

 

当时的政府,为了阻止他们而将成为「审神者」的人送往各个时代。

 

成为审神者的人,拥有唤醒沉睡之物内心的思念,赋予他们战斗的力量,并为己所用的能力。

 

和这能力诞生的付丧神「刀剑男士」共同守护历史,审神者们回到过去——

 

时钟运转  时间回溯 历史改变

 

回溯之物 唯有刀剑

 

阻止之人 背负期待  

 

遥远往昔  投身而入』

 

然而这些都是屁话,兢兢业业的做了大半年的审神者,换来的是宛如敬老院一般宁静祥和的气氛。

 

这剧本不对啊?!

 

说好的热血呢?说好的抱负呢?说好的拥有强大能力的刀剑男士呢?面前这堆喝茶唠嗑的我不认识!

 

我向同职的审神者打听过她关于这一职业的看法,她一番激烈昂扬的高谈阔论让我惊呆了,我们做的是同一件事同一个职业吗?我怀疑着。

 

后来我有幸见到了她家的刀剑男士们,不知为何我胸中的热血再次燃烧,也许是因为她家刀剑男士健壮的肌肉和手合时的大汗淋漓制造的气氛,我仔仔细细的看了眼她家刀剑男士的等级。

 

三日月宗近——lv99

 

哦,这个刀剑男士还没出现在我的本丸。

 

小狐丸——lv99

 

哦,这个刀剑男士也没有寻找到

 

明石国行——lv99

 

怎么都是我没有见过的???

 

日本号——lv99

 

什么,三枪原来都有的吗?

 

后藤藤四郎——lv99

 

博多藤四郎——lv99

 

这俩不是在大阪城地底的粟田口的刀吗,居然也这么强壮了,我想起了自己本丸的后藤和博多,瘦的我心疼,突然开始理解一期一振作为兄长的心情了。

 

莺丸——lv99

 

什么?他的技能原来不止是喝茶和念叨大包平?

 

我快速的将她本丸的刀剑男士扫了个遍,统统都是清一色的lv99,我想我大概知道我和她的区别在哪儿了,我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同职的审神。

 

恩,lv99,金发碧眼白皮肤,胸大腿长且露骨。

 

我再看了看反光镜中的自己,lv99,黑发黑眼黑皮肤,平胸短腿不露骨。

 

越是将自己和同职审神做比较我越是挫败和无奈,也许我需要找加州清光帮我做一下形象改变。

 

我告别了同职审神的高级别墅型本丸,回到了我那颇有民风气息的本丸,我怎么就那么恨得慌呢?

 

我慢悠悠的走进了本丸,刀剑男士们听到我弄出的动静只是远远的招呼了我一声,小短刀们围上来询问着我这次外出的经历。

 

放在以前的话我一定会很受用,并且犹如老妈看儿子一般抚摸着他们的发顶,再慢慢的叙述我的经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需要改变的不只是我,还有这个本丸。

 

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整顿了我的本丸,首先的便是将刀帐中缺少的那几把刀剑给寻找回来,没日没夜的出阵和远征弄的刀剑男士们疲惫不堪,有几个刀剑男士明明已经lv99却依然很瘦,并不像别家审神者的刀剑男士那般精壮。

 

我开始思考我是不是用错了方法,但是这一念想也就那么一瞬,毕竟这种整顿还是有成效的,刀帐中绝大多数的刀已经全数找回,唯一还没有找回的,便是深藏在阿津贺志山的三日月宗近,这已经快成为我的心病。

 

我熬夜制定了几个寻回三日月宗近的计划,直到近侍加州清光提醒,我才反应过来我应该睡觉了。

 

刀剑男士们对我的态度发生了许多变化,虽然我知道,但是被毕恭毕敬划清界限一般的对待,说不难受是假的。

 

我很怀念以前被藤四郎们围成一圈讲故事的时候,也很怀念和刀们喝茶闲聊的日子,但是,我认为我的计划是正确的,我是为了让刀剑们过得更好。

 

隔天出阵归来的第一部队进入了疲劳状态,第二,第三,第四部队都还在远征中,本丸里只剩下了小短刀,我是断断不能让他们出阵的,阿津贺志山不是短刀能抗的住的地方。

 

于是我狠下心将制定的计划告诉了归来的第一部队,让他们立马启程去阿津贺志山。

 

虽然疲惫,但是领队的莺丸还是接受了我的命令,看着他疲惫的样子我有些过意不去,我不禁回想起与他初遇的样子,一个有些和善的小伙子,或者说是老爷子。

 

与他喝茶品食时,虽然一直在念叨着大包平,但也会注意我的情绪,说些冷笑话给我听。

 

在部队要出发时,我叫住了莺丸,递给了他6个御守,告诉他发给部队成员。

 

我在亡羊补牢,我知道让他们立刻出阵是我的计划不周,但是我不能放弃这个计划,这都是为了他们好。

 

“主人...”莺丸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他看了我一眼,又转过身,朝着成员们大喊着,“出阵了。”

 

莺丸那一眼里的情绪太过复杂,我不想看懂,我很怕。

 

临近傍晚,第一部队归来了。

 

莺丸,重伤。

 

第一部队的成员伤势都很惨烈,连最骁勇善战的萤丸也中伤,更不说其他的刀们,如果不是我将御守给了他们,我大概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想,我做错了。

 

我站在手入室外透过门缝看了下里面的情况,刀们原本白皙精壮的身体呈现着不同的伤痕,最严重的深可见骨。

 

看伤势我也能感受到当时所承受的痛苦,或者说,我已经受到了责罚。

 

刀剑本是我所唤醒并且赋予能力的,他们的痛苦,负面的情绪都是会传达到我身上的啊,所以我一直都是知道的,知道他们有多累,多痛。

 

走廊转角出传来脚步声和谈话声,我赶紧躲藏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可是下意识里自动做出了这个动作,我想也许是我亏欠了他们。

 

“主人这段日子变了好多,我好想主人以前的样子。”秋田藤四郎的语气很委屈,委屈的我恨不得把他搂怀里哄一哄,然后告诉他,我还是以前的我。

 

“人啊,是不会一成不变的,我们只要保持着平常心的对待就可以了。”一期一振摸了摸秋田的头,我觉得他说的很对,人,确实不会一成不变。

 

秋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我还可以找主人讲故事吗?”秋田有些期许的看着一期一振,但是却没有得到回答,秋田微微垂下头,“我知道了...我会把主人当做真正的主人来看待的。”

 

脚步声渐渐变小直至没有,我从躲藏处走了出来,朝手入室看了一眼,我便走到了院子里的樱花树下面。

 

我想了很多事情,很多很多的事情,多到我头疼。

 

“主人。”

 

加州清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没有回头看他,只是轻声开口的询问着,“清光,我真的不是个好主人对吗?”

 

“那是没有的事情!您是全天下最好的主人!”

 

加州清光着急的开口,但我依然能感受到他对我的恭敬。

 

“您...哭了?”

 

我哭了?也许吧,难怪我觉得脸上有些湿湿的。

 

我抹了一把脸,转过身朝着加州清光露出笑脸,“没有的事,也该到吃晚饭的时候了,清光你先去吃饭吧,别忘了给一部队的成员们送饭去。”

 

加州清光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向我告退。

 

我做错了,什么为了刀剑们好,都是屁话,分明是为了我自己,自私自利,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讨厌我自己。

 

因为羡慕和嫉妒,我想让我自己也能成为全刀帐的审神者,也能在别的审神面前炫耀,所以我制定了整顿计划,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我承受了刀剑们的负面情绪和他们的伤痛,这大概就是对我的责罚,但,这还不够。

 

敢他妈伤我刀?谁给的勇气?现在可不是我矫情的时候,我的刀,由我来守护。

 

我知道第一部队伤势这么严重,是因为路上遇到了四次检非使。这么频繁的出现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但我不想去纠结那些事情。

 

趁着刀剑们吃晚饭的时间,我拿起了后院砍柴的砍刀便冲出了本丸,检非是吧?老子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人有多大胆,手撕够几碗。今晚上的夜宵就是你们了。

 

于是我摸索到了阿津贺志山,也顺利找到了检非使,但是我太高估自己了,没有队友的我就是一只菜鸟,别说打检非了,就这对比,大概我还没碰着他几根毛我就得跪。

 

结局当然是我被揍了,身上的伤痕也多的数不清,难不成我今天就要葬在这里?

 

这剧本不对啊?!一般剧情不是应该我一只手就能单挑的龙傲天流吗?

 

趴在地上的我心里恨得慌,看着检非使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是蒙逼的。为什么我不能单挑啊?我相信我的能力是很强的,但是为什么身体这么弱鸡?狐之助啊,如果我能变得强壮起来,我一定会好好的请你吃一顿。

 

我在心里做着无用的祷告。

 

但是,我却肝到了一股股的力量在身体里窜动,我甚至能听见我自己的骨骼被力量所压制发出的声音。

 

我的身体在成长。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头顶的lv207那么晃眼,我是瞎吗?!

 

为什么我会升级啊?!狐之助你解释清楚啊?

 

总之,在危险关头,我升级了,我也实现了一手单挑检非使的龙傲天流,更是将阿津贺志山搅了个天翻地覆,最后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正在和历史修正主义者打牌的三日月宗近。

 

顺理成章的,我把他扛回了本丸。

 

对于我身体的变化,刀剑们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加州清光告诉我,狐之助在我出去的时间里来过一次,告诉了他们审神者会变强的一些事情,也给了他们一块匾额。

 

匾额上方方正正的写着几个大字——刀剑乱舞一周年。

 

我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但我还是让加州清光将匾额挂了上去。

 

我弄清楚了身体的变化是怎么一回事,事后我也很诚恳的跟刀剑们表示,整顿将不再进行,我还是喜欢以前的相处模式。

 

敬老院般的和谐安宁。

 

所以,后来的后来。

 

“主人,我腰有些疼。”这是某些老年刀。

 

“来我给你捶捶。”

 

“主人,我想吃糖。”这是某些小短刀。

 

“来,给你小判自己去万屋买哦,不要被人发现了。”

 

“主人,今天的出阵...”这是近侍。

 

“出阵是吗?没事,我去,你们好好在本丸呆着啊。”

 

“还有远征...”

 

“哦,那我出完阵就不回来直接去远征了。”

 

对,我变成了老妈子,但是每次都能被刀剑们大堆小堆的围在一起,我很开心,我怀疑我有轻微的m情况,但那又如何,至少我很开心。

 

当然我被使唤的日子也没有多久,毕竟我是审神者,毕竟刀剑们也心疼我,我能感受到他们身上传来的暖意。

 

我有肌肉了,也变强了,有了一堆万能的刀剑男士,过上了幸福生活。

 

这,就是我的一周年报告。

 

-END-

 

写到最后我自己也莫名其妙了...剧情如脱缰的野狗控制不住啊!!!大家就当个小段子看吧!


评论(8)
热度(22)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