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Narcissis

※烛俱60分

※现paro

※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纳喀索斯爱上了水中的自己,他死后便化为水仙花斜生在岸旁,后世将自爱成疾的这种病症成为水仙花症,也就是这节课的主要内容,自恋症。”

 

“著名心理学家科胡特认为,自恋是人类的一般本质,每个人本质上都是自恋的.....”

 

烛台切看着讲台上的喋喋不休教授,不由打了个哈欠,纳喀索斯的故事他看了不下千遍,可以说是已经能倒背如流。

 

不像讲台上的教授所讲的那般,烛台切很想反驳自恋并不是自信心不足,是一种病态的病症。那只是一种先天的、控制不住的生理和心理的反映状况,因为烛台切本人就是一个超级自恋狂。

 

烛台切的自恋症从很小的时候便发展了起来,虽然平常并不会表现出来,但是只要看到任何能反光出自己身影的地方,烛台切就会发疯了一般跑到反光处面前,看着自己的模样忍不住称赞。

 

世上怎会有如此出尘绝世之人。

 

这是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后,烛台切给自己下的结论,虽然在镜子被抢走,看不见自己的身影时,烛台切就会清醒过来,并且内心疯狂的嚎叫——卧槽我刚刚到底在说个什么鬼啊!出尘绝世是什么鬼啊!!!

 

烛台切的内心癫狂着,但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坐在烛台切左前方的大俱利伽罗看了一眼烛台切,陷入了沉思。

 

烛台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的症状就和传说中的纳喀索斯一模一样,看到自己的模样便会疯狂的迷恋上自己,就和一个脑残花痴一样,烛台切甚至在怀疑自己是否是纳喀索斯的后裔了。

 

烛台切很烦恼,但他坚信自己的自恋并不是病,只是...控制不住罢了。

 

烛台切决定改善一下自己的自恋症。

 

改善的第一点,就是别对着自己犯花痴,烛台切郑重的拿过镜子,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呼出,眼神带着坚毅,看向镜子内的自己。

 

“啊啊啊——镜子里的我真好看啊!这温柔又迷人的金色眼眸,虽然被眼罩遮盖住了另一只,但整个人看起来都好帅气,这眉,这唇,我的一切看起啦都是如此的美好。”

 

烛台切在称赞夸奖了自己一个半小时之后,终于被旁边听不下去了的同学拿掉了镜子。

 

看不到自己的模样,烛台切立马恢复了正常,并且为自己的脑残行为感到羞耻,“救命...”烛台切抓挠着自己的脑袋,注重形象的他将自己的头发抓的跟鸡窝一般后趴在了课桌上。

 

烛台切的同桌只好拍拍烛台切的肩膀安慰着他,烛台切这个人,只要在看不见自己的情况下,绝对是全校女生追捧的存在,可是自从被发现会对着自己犯花痴之后,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所以他的朋友少的可怜。

 

午休时分,烛台切习惯性的爬上了天台,趴在天台的栏杆上,烛台切开始了神游天外,以至于他没有发现身后站了一人。

 

等烛台切收回了自己的思绪转过身去,便被面前的少年吓了一跳,少年比自己矮了些许,皮肤有些黝黑,手腕上能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龙形纹身。

 

啊...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烛台切心里想着。

 

没等烛台切反应过来,少年便伸出双手撑在他身旁两边的栏杆上,对烛台切做了一个栏杆咚。

 

“烛台切光忠,我喜欢换你,请和我交往。”大俱利伽罗的声音响起,烛台切有些蒙,告白...吗?

 

见烛台切并无反应,大俱利伽罗撑在栏杆上的双手将栏杆握的更紧,这是他第一次下定决心告白,他不想,也不能失败。大俱利伽罗的脸泛上了一层薄红,暗金色的双眼认真的盯着烛台切。

 

“我知道烛台切你有自恋症,但我会努力的让你喜欢上我!”

 

少年认真的宣言让烛台切有些动容,他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少年有点可爱,少年暗金色的眸子只容下了自己一个人,他能看到少年眸子里自己的模样。

 

自己的...模样。

 

烛台切双手捧住大俱利伽罗的脸颊,“我果然是气质不凡,神所创造的最高杰作便是我。”

 

烛台切称赞着自己,大俱利伽罗仿佛看见了烛台切周身闪闪亮亮的星星。

 

大俱利伽罗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将错就错的,他踮起脚亲吻了烛台切,烛台切感受到对方嘴唇的温度时,呆愣了一下。金色眸子里无止境的迷恋也变为了茫然,这是....接吻?!!

 

大俱利伽罗没有给烛台切思考的机会,他将舌头伸进了烛台切的嘴里,暗金色的眼睁的大大的,看着烛台切恢复正常。

 

看来,自己的第一步成功了。大俱利伽罗想着。

 

也许是接吻的滋味太过美妙,也许是少年的唇太过美味,烛台切将这场舌吻的主导权争夺了过来,直到两人都快呼吸不过来。

 

分开后的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大俱利伽罗缓过来之后抓住了烛台切胸口的衬衣,“不管你答不答应,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

 

将压抑在心底的话语对着暗恋多时的人大声喊出,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这么直白的话,烛台切肯定不会注意到自己。

 

烛台切再次被少年告白,心境却大有不同,从最开始的蒙逼变为心底的暗喜,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极快的转变是怎么回事。

 

“好啊,我很期待。”烛台切清了清嗓音,“我叫烛台切光忠,是个狂热的自恋狂。”

 

大俱利伽罗愣了两秒,惯性的回答着,“我叫大俱利伽罗,没兴趣....不对,我很喜欢烛台切。”

 

烛台切的嘴角微微上扬,“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虽然烛台切是个自恋狂,但是在被大俱利伽罗亲吻时能恢复正常,这足以证明两人之间的羁绊。

 

自恋狂又如何,大俱利伽罗可是有信心让烛台切只喜欢上自己的。

 

至于之后该如何相处下去,那都是后话了。

 

-END?-


本来不准备参与这次的60分,可是看到的题目实在是太戳我了orz

...因为实在是快迟到了强行结局...有机会再写出来后续吧orz

然后是关于纳喀索斯的传说↓

纳喀索斯的传说河神刻菲索斯娶了水泽神女利里俄珀为妻,生下一子名叫纳喀索斯。纳喀索斯出世以后,他的父母去求神示,想要知道这孩子将来的命运如何。神示说:“不可使他认识自己。”可是谁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光阴茬苒,日月如梭,不觉纳喀索斯已经长到十六岁,他成长为一个十分俊美的少年。他的父母因为记住了那句神示,一直不让他看见自己的影子。所以纳喀索斯并不知道自己长得是什么模样。他常常背着箭囊,手持弯弓,从早到晚在树林里打猎。树林中有许多神女在游玩,她们都很喜欢纳喀索斯的美貌和风姿,都愿意与他亲近。其中有一个神女,名叫厄科,一见了他立刻便爱上了他,紧紧地追随在他的左右。

厄科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她喜欢高山和森林,终日里流连于山林之间。她有一个毛病,就是特别爱说话,不论谁在讲话,她都要插进去说上几句。

有一次宙斯来到树林里同神女们游玩,被神后赫拉发现了,便到树林里来寻找。厄科惟恐赫拉找到,便故意地缠住赫拉唠叨个没完没了,这样,神女们便赢得了时间,一个个从宙斯身边跑掉了。赫拉得知实情以后非常生气,便对厄科说道:“因为你的舌头欺骗了我,你将永远失去讲话的权利。我只给你留下一种本领,就是跟在别人之后不断的重复别人说过的最后几个字。”

从此厄科纵然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张口结舌,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有一次,纳喀索斯同他的伙伴走散了,他高声喊道:

“有谁在这里?”

厄科应声道:“在这里!”

纳喀索斯四下望望,不见人影,便又喊道:“你过来!”

厄科又应声道:“过来!”

纳喀索斯回头望望,仍不见人影,便大声说道:“你为什么躲避我?”

厄科又应道:“躲避我?”

纳喀索斯一定要见见这个同他说话的人,便说道:“让我们在这里相会吧!”厄科心里乐得什么似的,她一面回应说:“相会吧!”一面急忙的从林子里跑出来,一看见纳喀索斯,便伸出双臂去拥抱他。

纳喀索斯大吃一惊,一面连连后退,一面高呼:“放开手!我如果接受你的爱,还不如早死的好!”

厄科轻轻的说到:“不如早死的好!”说完,便羞得满脸绯红,飞快逃入林中。

从此以后,她整天藏在山洞和峡谷里,不再与人来往,忧伤充满她的心,她一天天憔悴下去,可作为一个神女她是不会死的,她的声音永远留在山谷里,不断的回应着人们的呼唤,重复着最后几个字“厄科”的意思就是“回声”。

纳喀索斯不仅对厄科这样冷淡,他对所有的神女都很冷淡。他拒绝了所有向他求爱的神女。于是神女们举手向众神祈祷说:“但愿他有朝一日爱上一个人,却永远也得不到她的爱!”命运女神涅墨西斯听见了这个祷告,便答应了她们。

有一天,纳喀索斯又到林中打猎,他发现了一片清澈的湖水。这湖水还没有一个牧羊人发现过,所以不曾有一只山羊饮用过,不曾有一只野兽游玩过,也从没有一只鸟雀飞掠过。湖面上没有一枝枯枝或败叶。湖的四周长满了绿茵茵的细草,高大的岩石遮蔽着太阳的光和热。纳喀索斯觉得有些累,又热又渴,便来到湖边,低下身去准备喝几口清凉的水。突然他看见了自己水中的影子。这影子是那么美丽:一双明亮的慧眼,有如太阳神阿波罗那样的卷发,红润的双颊,象牙似的颈项,微微开启的不大不小的朱唇,妩媚的面容,真如出水的芙蓉一般。

他想这一定是水中的神女在向他窥视。他心中喜悦,竟然爱上了自己水中的倒影。他想伸手去拥抱水中的情人,当他的手一触到水面,那影子便悄然不见了。他用嘴去吻一吻他的朱唇,当他的嘴一接触水面,水面便化作一片漪涟。过了好一会儿,那水中的神女才又重新出现。

他这样在湖边流连,频频望着湖中的影子,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饿。他站得远,她也站得远;他站得近,她也站得近。只要他一想要碰碰她,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只得站在湖边,望着自己的影子,过了一天又一天。他不吃也不喝,痛苦异常。他面颊上的红润消褪了,他的青春活力枯竭了。他轻轻地倒在地上,头枕着岸边的嫩草,永远地闭上了他那双被人赞赏,又被他自己深深地爱着的眼睛。


评论(1)
热度(24)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