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双狐】囚狱{1}

Hiiiiii~大家好久不见w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恩,这里又跑来开新坑做个小复健。

恩,虽然是个长篇苦手,但也准备尝试一下,这篇不会坑掉。

这也是个系列篇吧,先尝试来写双狐,ooc有请注意。

 

 ※监狱paro

※双狐篇

※架空设定

※不适应者请无视


 

Act.1

鸣狐降职了。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升职了,从一个初级的一级警员变成了一个正规的狱警。

 

狱警,狱警,顾名思义,指的是依法从事监狱管理、执行刑罚、改造罪犯工作的人民警察。

 

这是官方给出的定义。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较好听的说法,换个通俗点的说法,就是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去管教那些凶恶的犯人。

 

虽然狱警的薪资丰厚,但全年无休假,还时不时的有传闻说着哪家监狱又不见了一个狱警,就让人觉得可怕。

 

所以,这份工作没有人自愿的去做,除非你真的是无依无靠且缺钱的情况下。

 

然而这两种情况,鸣狐都不符合。

 

鸣狐有一个很幸福的大家庭,他是家庭的长者,也是支柱。警校出身的他在毕业后毫不犹豫的去做了一个警察,只因为家中的孩子们崇拜警察英明神武的模样。

 

当然,鸣狐也一直在孩子们面前保持着和蔼且英武的模样,以便维持他们对警察的幻想。

 

在警局的日子,鸣狐发现所谓的‘警察’并不如他的想象中那般,是富有正义的。

 

同事之间为了向上爬所作出的一些落井下石的事情,鸣狐见过太多了。他不想被人当做升官途中的靶子,所以从入警局的那天起,他一直是一个一级警员,没有出过警,也没有表现出特别出众的地方。

 

所以这次被选中成为狱警,不仅是鸣狐自己,就连他的同事也觉得有些惊讶。不过惊讶之余也在暗叹,幸好不是自己。

 

鸣狐微微垂下眼眸,金色的眸子看起来有些晦暗不明,垂落在身侧的手握紧成拳,短时间没有修剪过的指甲微微冒出头,在掌心留下五个深浅不一的月牙印。

 

鸣狐决定去找上级询问,关于这份本不该落在自己身上的差事。

 

“咚咚”鸣狐轻轻叩响了警长的办公室大门,“请进。”

 

得到允许的鸣狐将门推开走了进去,出乎他意料的是,办公室里并非警长一人。

 

原本属于警长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男人,男人的眸子给鸣狐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月亮。

 

鸣狐很快收回自己的思绪,规矩的朝着男人和站在男人身侧的警长行了个礼,然后便站定了军姿。

 

“哈哈哈,你这孩子还有点意思。”男人的声音看着鸣狐的举动忍不住笑出声,“看来选择你还真是正确的选择。”

 

男人微微眯起那双好看的眸子,意味不明的看着鸣狐。鸣狐也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猫腻,微不可寻的皱了下眉头,心里快速思索着。

 

“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提拔你去做狱警的是我。”男人换了个姿势,双手十指交叉置于办公桌面,“其实,何乐而不为呢?”

 

此刻的警长犹如被点了人用枪抵住一般,额头的冷汗不断泛起,却又只能毕恭毕敬的站于男人身侧。

 

鸣狐自是注意到了警长的不对劲,他对男人的话也不认同,“如果我拒绝呢?”

 

“我想你不会拒绝的。”男人自信的说着,鸣狐有些疑惑这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看了下警长的情况,他便知道这个男人的背景远不是自己可比拟的。

 

“如果我说我来这里就是拒绝这件事情的呢?”

 

“我记得您有个侄儿在法院工作?”男人话锋一转,“是叫做一期一振吧?”

 

男人此刻笑眯眯的样子让鸣狐感到很不爽,这种被人抓住弱点的感觉,还真是憋屈。

 

“你想干什么?”权势不如对方强大,只得先低下头,所以鸣狐示了弱。

 

“真是的聪明的孩子。”男人称赞着,识时务的人他一向喜欢,“很简单,去中央监狱做狱警。”

 

“我会帮你打点好一切,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鸣狐刚想开口,男人继续说着,打断了鸣狐,“你的家人我也会安排好,在你做狱警的时间里。”

 

“所以,考虑的怎么样。”男人笑着,但鸣狐总觉得那笑的背后藏着把刀子,“我的忍耐很有限的哦。”

 

“行,我答应。”鸣狐缓缓开口,在没有敌人强大之前,自己需要做的是不断的提升和养精蓄锐。

 

男人站了起来,走到了鸣狐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懂得抑制是好事。”

 

“既然决定了,今天就出发吧。”

 

鸣狐猛地抬头看向男人,“我想我需要和家人见一面。”

 

男人拒绝了鸣狐,只递给了鸣狐一本四四方方的小日记本,鸣狐将日记本打开,上面写满了家人对他鼓励的话语。

 

“我说过会为你打点好一切的。”男人的声音适时响起。

 

鸣狐没有说话,只是默然的想男人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在鸣狐的手接触到门把手时,男人的声音又响起,“车就在警局门外,记得到了中央监狱去和典狱长报到,那家伙脾气可是有点奇怪的。”

 

鸣狐听到男人的话只是微顿了一下,接着便走出了办公室。

 

男人目送着鸣狐的离去,才像想起什么一般惊叹了一声,“我好像忘记告诉那孩子我叫什么了,真是人老了记性也不行了啊哈哈哈。”

 

男人自说自话着,旁边的警长却依然一话不发,只祈祷着这唠叨的男人能快点离去,他可不想莫名其妙被降职。

 

-------------

 

鸣狐从办公室出来直接走向警局门口,他知道他没有去收拾自己物品的必要。警局门口如男人所说一般,停靠着一辆警车,鸣狐自觉地向车内的人打了个招呼便上了车。

 

车子行驶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平稳的让鸣狐快要睡着。

 

鸣狐晃了晃脑袋,视线转向窗外,他也深深的知道自己离城市越来越远。

 

虽说他也知道,自己答应做狱警时的一切看起来都进行的那么顺利,不仅是那个男人的威胁,也包括自己并不想在那乌烟瘴气的地方带着。

 

他想离开很久了,这是鸣狐隐藏在心里的秘密。

 

狱警确实不是个好差事,但是工资的丰厚度也够补贴家用了,这样子一期也不必那么辛苦。

 

就这么想这些有的没的,他的目的地到了——中央监狱。

 

警车的平稳运送反而让鸣狐有些昏昏欲睡,他萎靡不振的站在中央监狱门口的土地上,高耸的大门和铁丝给鸣狐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中央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鸣狐刚想要转过身询问警车司机时,却发现对方早已将自己的行李放在地上,开着警车跑走了。

 

鸣狐嘴角抽搐了一下,索性带着口罩没人看得出。

 

“喂——你就是新来的狱警吧!”鸣狐听见人声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发现打开的大门中间站着一个一头金发的人,正双手放在嘴巴两侧向自己大喊着,“快点进来哦——大门打开的时间是有限制的!墙上装有散射设置的,还有10秒启动哦!”

 

鸣狐听到那人的后一句话时,一把抓起自己的行李,已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监狱大门里。

 

大门缓缓关上。

 

“哈哈哈哈哈,你也太好骗了。”鸣狐看着对方捂着肚子一副笑到不行的样子,右手紧握成拳出其不意的朝着那人的脸上揍去。

 

“呜哇!好险好险。”令鸣狐没想到的是那人居然躲闪开了,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安抚着自己,“真是的,吓死我了,说好的打人不打脸呢!”

 

鸣狐沉默着,那人看了看鸣狐的行李,二话不说将鸣狐的行李提起,“看在你是新来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跟我走吧。”

 

鸣狐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这人其实是个话唠加自来熟吧。

 

“诶,新来的你叫什么?我叫狮子王,是不是很酷!”鸣狐看着他如太阳般灿烂的笑脸,心里想着,也许做狱警也不是很糟糕。

 

他还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突突突’的扫射声,鸣狐回过头望了一眼,发现门外烟尘环绕,于是他又扭过头看向狮子王。

 

“嘛,我刚刚也不算骗你啦,只是最近刚修改过扫射时间,我还弄不太清楚呢。”

 

听着狮子王这不负责任的说法,鸣狐心里不由得吐槽,万一是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同时开始扫射的话,那自己不是必死无疑了吗!

 

狮子王当然不知道鸣狐心里的吐槽,他只是觉得这个时候有新狱警来很稀奇。

 

狮子王领着鸣狐去了典狱长所在的办公地点,一座在中央监狱里的单独的大楼,不过据狮子王说,这其实也是狱警的休息场所,典狱长几乎很少出现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典狱长到底是什么来头,只知道这个人忤逆不得。

 

“那个...为什么没有看到犯人?”鸣狐提出了疑问,走了这么长的路,却没有见到一个犯人的身影,这着实有些不对劲。

 

“啊,我忘了你是新来的还不知道。”狮子王向鸣狐解释着,“咱们这个监狱分为五个区,东区,西区,南区,北区和中央区。”

 

“每个区都有单独的一个狱警。”

 

“一个?”鸣狐愣了,这么大个监狱,一个区域只分配一个狱警,这貌似有点不对劲吧。

 

狮子王有些尴尬的笑着,“啊,那个我们的监狱不需要那么多狱警,人数在精不在多。”

 

鸣狐下意识的知道,这所监狱和别的监狱有些不同。

 

“啊呀!到了!新来的你先去见典狱长吧,行李我就先好心的帮你放。”狮子王给鸣狐指了典狱长的办公室后,便迷之速度消失。

 

这还真是...奇怪。

 

-TBC-


这一章..狐球并没有出现_(:3丿-8∠)_

脑洞这个paro也很久了orz,然后黑了一下警察叔叔请不要在意啊!!!关于监狱的一切都纯属我自己胡乱构造不要当真_(:3丿-8∠)_

希望有人喜欢orz


评论(18)
热度(69)
  1. piemul832kt虾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虾子君▁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