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Concealment

※写不了正常paro了

※虽然是第一人称但真的是烛俱利

※第三者观察

※更像是段子

 

我是一名普通的快递派送员,每天的工作无非是将由各处送来的快件送到收件人的手里。

 

我自认为我是个有责任心的快递员,不论收件人的收件要求有多刁钻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完成,亲手将快件送到对方手中,毕竟这是我的工作。

 

同事经常会说我就是劳模典范,我却有些不明白了,在工作时间做工作上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大概是由于我的脾性较好,越来越多的收件人会指定让我去派送邮件,因此我们公司的生源也越来越好,领导还找过我谈话,让我好好干什么的。

 

总之,我很满意我现在的工作。

 

今天又是我派件的日子,我将今天要派送的邮件放进了我的小摩托后座的小箱子里,拍了拍双手,接着右脚一抬,骑上了我的小摩托,开始了一天的派送。

 

不得不说这份工作会让我觉得时间流逝的相当快,临近下午三刻便只剩下一个包裹了,我将包裹拿出来,仔细看了看收件人的名字地址,“烛台切...光忠?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还好这话是自己吐槽,要是被客户听到了指不定一阵的数落。

 

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骑着自己的小摩托直奔最后一个客户的家的楼底。

 

当我的骑着小摩托停留在收件人的小区门口时,不由被这座小区的土豪气息震到,进小区时要不是表明了自己的快递员身份,一定会被当做怪人赶走,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到了烛台切先生的楼下,我习惯性的打了个电话给对方。

 

“喂,您好,请问是烛台切先生吗?你的快递已经到了,请下来收取一下。”我一同既往的操着自己的官方语气。

 

“家里没人,你把快递放在门上的狗洞前,我家狗出来拿。”

 

听到对方的理由我愣了一下。快递送到楼下我都会打电话给收件人问问家中是否有人,虽然回答各一,但是这个理由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哈?”

 

“抱歉,我现在还有事,先挂掉了。”

 

接着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

 

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到底是一条多聪明的狗啊。如果真这么聪明,也许我还可以向烛台切先生打听打听这狗的品种。

 

想着这么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我来到了烛台切先生家的门口,我将包裹放在了那四四方方的狗洞前,然后跑到了一边躲藏起来,有心想看看这狗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蹲在烛台切先生家门外走廊的盆栽后面,探出半个脑袋观察着那个狗洞。

 

大概过了一刻钟,狗洞被从里面掀开,我屏住了呼吸,睁大双眼看着。

 

从狗洞里面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肤色有些偏黑,有着纹身的样子,上面还布着一些不明痕迹。之间那只手在门口的地面上摸索着,在触碰到包裹时,便一把将包裹拖进了房内。

 

我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行,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一个人的手吧。

 

一个男人的手。

 

-END-

别问我后来‘我’有没有报警,还是别的什么,大家脑补吧!!

名字也不要在意!只是显得逼格高x←你

评论(8)
热度(19)
  1. 人偶桑虾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