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圣夜

※万圣节快乐w

※烛俱利深夜60分

※取名苦手不要被名字骗了

※大概是一个假吸血鬼碰到真吸血鬼的故事

 

10月31日是一个特殊的节日。

 

鹤丸国永经常和大俱利伽罗这么说着,导致大俱利伽罗耳朵都快听出茧了。今天的鹤丸更是变本加厉的向他述说着关于10月31日——万圣夜的故事,还带回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衣服。

 

大俱利伽罗面部微微扭曲了一下,要不是因为鹤丸是他的合租室友,他真的会忍不住将鹤丸扔出房门。

 

“小俱利,你在听我说吗?”鹤丸发现了大俱利伽罗的不认真,“今天就是万圣夜,晚上听说有大型活动哦,咱们去吗?”

 

“我...”

 

“那就去吧,你看我带了好多衣服回来,你想穿哪套?”

 

“不,我...”

 

“恩,这件好像不太适合小俱利啊。啊!这样吧,今晚小俱利穿吸血鬼的衣服,我穿狼人的,这样的反差可是超级惊吓呢!”鹤丸拿起他那一堆杂七杂八的衣服中稍显中世纪风的西服,还有一个大大的内衬为红色的黑披风对着大俱利伽罗比划着。

 

“......”

 

大俱利伽罗很想反对,可是每次都被兴奋的鹤丸打断。看着鹤丸兴奋的样子,大俱利伽罗也只能在内心暗暗叹口气,就依他一次吧。

 

大俱利伽罗任由鹤丸在他身上折腾着,脑子里却想着,原来,这就是万圣夜啊...

 

“铛铛!完成了,小俱利你看是不是很帅!”在大俱利伽罗沉思的时间,鹤丸已经将大俱利伽罗的妆容完成,并且把自己打扮成了一只白色的狼人,虽然大俱利伽罗觉得这样子更像一只狗,类似于萨摩耶。

 

鹤丸乐滋滋的将吸血鬼的服饰递到大俱利伽罗手中,接着便推搡着他去浴室换装。

 

“小俱利换好了我们就准备出门了哦!”隔着浴室门,鹤丸对着大俱利伽罗说着。

 

大俱利伽罗只得默默的将服饰换上,他盯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这样的吸血鬼还真是...少见。不似一般吸血鬼那样有着病弱苍白的肤色,反而是健康的青年一般,就算是鹤丸往他脸上刷墙般的糊了一层粉,也并没有制造出苍白的效果。

 

大俱利伽罗套上假牙和尖耳,咧开嘴角笑了笑,将嘴里的尖牙露出,对着镜子摆了个pose,还有点那么个感觉,大俱利伽罗自我感觉良好着。

 

“小俱利,好了吗,要出门了哦。”鹤丸催促着。大俱利伽罗将浴室门打开,如他所料,鹤丸见到他的一瞬间就笑喷了,“哦呀哦呀,这还真是惊吓过头了呢。”

 

没等大俱利伽罗发火,鹤丸拖着大俱利伽罗就出门了。

 

万圣夜,其实是一个赞美秋天的盛大节日,从万圣夜后午夜开始,直至次日持续整整一天。人们认为当天晚上会有死神把那年死去人的鬼魂统统召来,所以也是最‘闹鬼’的一天,也被称作鬼节。

 

街上随处可见各色打扮的人们,巫师,妖精,幽灵,蛇神,恶魔,狼人还有吸血鬼。只不过自己和鹤丸这个特殊组合似乎有些惹人眼球了。

 

“小俱利你看!那边有活动诶!”鹤丸一边朝人流涌动大的地方钻一边向大俱利伽罗招呼着,大俱利伽罗艰难的想跟上去,奈何人实在是太多,他与鹤丸被冲散了。

 

大俱利伽罗被人群涌动的挪不开脚,被动的跟着人群一起走。

 

在这种拥挤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难免有着肢体接触,但是自己的屁股一直在被人揉着是怎么回事?!大俱利伽罗艰难的回过头,发现身后也站着一个吸血鬼打扮的人,右眼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露出的左眼是让人有些晕眩的金色,大俱利伽罗有那么一时间的愣神。

 

不过很快大俱利伽罗就回过神来,因为他发现这个人的手正放在自己的屁股上。在大俱利伽罗要动手的时候,男子一把握住大俱利伽罗的手腕往人流少的小树林跑,“喂...!”大俱利伽罗挣扎着想要甩开对方拉住自己的手,可是并没有什么用,男人的力气大的出奇。

 

大俱利伽罗不知道自己被拉着跑了多远,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累,口很干。男人终是停了下来,放开了拉住大俱利伽罗的手,看着大俱利伽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露出一个微笑,隐约可见两颗犬牙,“看来你不是吸血鬼啊。”

 

大俱利伽罗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大声的呵斥着男人,“你又是谁?!”因为底气不足的原因,大俱利伽罗的语气并不如他自己想象般的凶狠,而是像情欲过后带着喘息的撒娇声。男人想着,这可真是个好猎物。

 

“原谅我,先生,我是烛台切光忠,是个吸血鬼哦。”男人规矩的向大俱利伽罗行了个礼,大俱利伽罗却更加烦躁,他一把揪住烛台切的领口,“别糊弄我,你这变态。”说罢大俱利伽罗便右手握成拳,作势朝着烛台切的脸打下去。

 

“看来,要找个先生能信服的理由啊。”烛台切仅剩的一只金色眸子直直盯着大俱利伽罗,不由自主的,大俱利伽罗陷阱了那片炫目的金色里。

 

待大俱利伽罗清醒时,他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了。烛台切轻松的从大俱利伽罗的手下脱离,他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接着慢慢的走到大俱利伽罗面前,右手挑起大俱利伽罗的下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怎么回事,大俱利伽罗下意识的回答着烛台切的问题,“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伽罗吗?”烛台切呢喃着大俱利伽罗的名字,说实在的,从长眠中醒来不久的烛台切是循着美味来到这里,但是当他看到美味的源头他愣了两秒,因为对方..是一个黑色的吸血鬼?!

 

烛台切用了最直接的方法来确认大俱利伽罗的身份,那就是某些肢体接触。

 

烛台切发现对方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类,所以,他将大俱利伽罗带到了这里。烛台切凑近大俱利伽罗的脖颈处,深深吸了口气,血液的美味气息透过皮肤散发出来,烛台切忍不住了。

 

他所接受的教育告诉他,合胃口的东西,一定要先下手为强,然后圈养起来。

 

没有任何疑虑,烛台切的两颗犬牙刺破大俱利伽罗颈部的皮肤,舌尖感受到血液的芳香时,烛台切控制不住的大力吮吸起来,仿佛是要将人的血液吸光。

 

这对大俱利伽罗来说是一种酷刑,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液脱离躯体的感觉,还有耳边那人的吞咽声,大俱利伽罗眼前开始发黑,天和地在不停的旋转,难道就要死在这个变态怪物的手里了吗。

 

烛台切感受到大俱利伽罗体温的降低,便停止住了吸食。他扭头看向大俱利伽罗,发现对方脸色苍白的可怕,和他现在的形象很符合,一个病弱的吸血鬼。

 

烛台切舔了舔还沾染着血液的唇角,“看来是有些过头了呢,一个人类的血竟然能让我如此疯狂,还真是,说不过去呢。”烛台切的手指抚上大俱利伽罗脖子上被自己吸食的地方,两个圆形的牙印清晰可见,“不过,反正都成为我的人了,那我就好好的圈养你吧。”

 

“我可爱的食物。”

 

烛台切解除了大俱利伽罗的定身,对方立马瘫软了身子,烛台切将大俱利伽罗横抱于胸前,背后展开两只黑色的翅膀,随之而来的,还有衣物的撕裂的声。

 

“真是不帅气,又要重新换一套衣服了。”

 

在烛台切的碎碎念中,他背后的翅膀扇动了两下,接着便是腾空而起。而大俱利伽罗,依旧沉浸在失血过多的晕眩中。

 

------------------

第二日。

 

鹤丸的室友一夜未归,作为合租房共同的资金付款人,鹤丸表示很着急,差点就没报警了。

 

在大俱利伽罗离家未归的第二天夜晚,客厅的矮桌上出现了一张黑色的烫金信纸。

 

大俱利伽罗过的很好。

                                                             ——烛台切光忠

-END-

评论(1)
热度(39)
  1. 人偶桑虾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