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三山】似是而非{1}

※学院paro

※ooc有

※没有写大纲习惯的人,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写给基友的文orz


Act.1

山姥切国广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应该说,是只有这一个要好的朋友。

 

性格较为腼腆的山姥切很少与他人有过多的接触,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固执的将自己锁于一方天地,绝不踏出半步,直到三日月宗近踏进了那片本属于自己一人的天地。

 

第一次和三日月的相见很平常,一个是不善言辞的转学生,一个长袖善舞的班长。两人之间的关系最多也就是普通的同学,但是期间发生的某些事情让两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山姥切很少与人有交流,他认为只要完成自己的事情就足以了,完全忽略了周围人对他的看法。国中时期的少男少女有着青春期的叛逆,那是一个疯狂的时期,也许在成为社会人后,回想起年少时的疯狂,会一笑而之,或者是暗自感慨。

 

也许,还会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山姥切的独身行为让周围的同学很是不满,他们认为这是一种高傲,一种瞧不起人的高傲。少男少女们对山姥切的排挤表现的很明显,被撕毁的书本,课桌上的涂鸦,还有抽屉里肮脏的垃圾。面对这些不公正的待遇,山姥切只是抿紧了嘴唇,自己收拾起了一切。

 

他不明白为什么不管在哪里自己都会被排挤,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山姥切很想哭,但是作为一个男孩子,他的自尊告诉他这是种错误的举动。

 

所以山姥切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也更加的不愿与那些‘坏人’有更多的接触。

 

山姥切的表现可以说是让大家都很失望,他们还指望着看山姥切不再一副高高在上,而是气急败坏的模样。于是,排挤变本加深,山姥切的课桌里出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比如老鼠的死尸,女生用过后的卫生巾。最严重的莫过于被松动螺丝钉的椅子,没有任何防备的,山姥切摔倒了,后脑勺刚刚好磕到地板。

 

疼。

 

这是山姥切唯一的想法,接着便是漫天晕眩,这让他觉得和小时候坐转椅时的感觉很像,想吐。

 

“你们太过分了。”山姥切晕晕乎乎的听到有人这么说着。接着右手便被人拉住搭在了一个坚实的肩膀上,身体靠在了一个有些柔软的地方。

 

“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务室。”

 

山姥切迷蒙的抬眼看了看扶住自己的人,啊...月亮。

 

山姥切觉得这个人和自己以往见过的人都不一样,这个人,让自己感觉到温暖。

 

三日月见山姥切盯着自己,便开口道“还能站稳吧?”山姥切惯性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三日月舒了口气,扶着山姥切去了医务室,只是到班级门口时,停顿了下来,扭过头看向那群始作俑者,“你们最好赶紧想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件事,老班一会就来调查。”

 

说罢三日月便带着山姥切离开了,全然不理会身后那些少男少女的吵骂声。

 

-----------------

 

“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修养一阵就好了。”校医嘱咐着山姥切。山姥切躺在病床上朝着校医眨了两下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

 

校医退出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了两个少年。

 

三日月拖了一把椅子到病床旁边坐下,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山姥切,一副温和的模样。

 

头脑逐渐清晰过来的山姥切感受到了三日月的目光,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很想用什么把自己遮住。于是他将盖在身上的被子往上拉,只露出两只眼睛。

 

三日月看到山姥切的举动不由轻笑出声,“其实你和大家说的不一样,明明是个很可爱孩子。”

 

山姥切有些疑惑的看向三日月,对方轻笑的模样很是好看。山姥切觉得这是他所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所以他忽略了三日月的话语。

 

“山姥切是看我看的出神了吗?”三日月带着调笑意味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山姥切立马清醒过来,微红着脸颊连忙摇头,愣了一会又点了下头。

 

“你这一会摇头一会点头的,不会晕吗?”三日月说着,“我说啊,山姥切你应该尝试着和周围的人建立联系哦,不然像刚才那种事情可是会经常发生的。”

 

“大家都处于叛逆期,所以会对一些事物做出不正确的判断,尤其是那种独来独往的人,很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哦。”

 

三日月点到为止,说罢便闭了嘴。

 

山姥切自然知道三日月说的什么,可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不认识的人搭话,山姥切沉默着。房间里的氛围变得有些尴尬,三日月微微眯起双眸思考了一会,然后他露出一个笑脸,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山姥切说,“我来成为山姥切的朋友吧。”

 

“朋...友?”山姥切轻声重复着这个词语。

 

“是的,朋友。”三日月伸出手指了指山姥切,接着又指向自己,“你和我,朋友。”

 

山姥切有些激动,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搭讪,在外交到朋友。他小心翼翼的问着三日月,“真的么?朋友...”

 

“真的。”三日月伸出小指,“来拉钩吧。”山姥切看着三日月骨节分明的手指,自我犹豫了一阵,终是伸出了小指和三日月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山姥切看着两只紧紧勾在一起的小指,内心有些莫名的触动,朋友....

-tbc-


第一次写三山,可能会有点..恩..蛋疼orz请大家不要嫌弃,哪里有不足指出来就可以的。


评论
热度(30)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