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我家的婶婶是海鲜怎么办?在线,急{番外}

※婶婶原型为火焰虾【原产地太平洋】

※本丸日常

※欢乐温馨恶搞向

※这是一个关于物吉贞宗实装后的故事

※正文:Act.1-Act.2-Act.3-Act.4-Act.5

 

虾婶得到了一个重大的情报的,所以,他现在很兴奋,那模样宛如患了疯狗病却没人看出来他其实是在瞎蹦跶。

 

据近侍加州清光回忆,上一次虾婶有这种反应的时候,是日本号实装的时候。这次该不会....

 

又有新刀实装了?!

 

加州清光不由得打了个颤,他站在虾婶房屋门口,双手环抱于胸前,头微微扬起望着天,不知为何整个人都泛着一股莫名的寒意。加州清光想,也许是因为搜索日本号时留下的阴影太过严重了。

 

刚远征回来,作为队长前来报到的笑面青江看到加州清光的这幅模样不由自主的就开着黄段子,“哟,一副空虚寂寞的样子是在想谁?”

 

加州清光反常的没有反驳青江,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对方,“现在我没空和你扯皮,紧急召开会议,非常时期到了。”

 

青江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点了点头。

 

那一天,刀剑们终于回想起了曾一度被骰子所支配的恐惧和赤身裸体浸泡在冷却材里的屈辱。

 

“我同意加州清光殿下的看法。”一期一振第一个回答着。

 

他永远忘不了搜索日本号的那段时间弟弟们每天都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来的日子,虽然自己也有向主人申请过出阵的事情,但是主人只是看了他两眼,头上的触须晃悠了两下,马马虎虎的将他敷衍了过去。

 

一期一振很是懊恼,他不知道这次的新刀实装搜索会不会再次发生和上次一样的事情。

 

其实一期一振并不知道的是,他的弟弟们受伤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将敌刀逼迫到爆真剑。虾婶答应了小短刀们不向一期一振透露,要保持他们乖弟弟的形象。

 

“好,什么都别说了,这个锅我背了。”在面对小短刀的恳求时,虾婶爽快的背起这口恶人的锅。

 

所以一期一振在不知详情的情况下来参加了这个“如何阻止骰子带来的伤害”为主题的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大都是打刀,短刀和胁差,其中不乏掺杂着一些太刀和大太们。至于枪们,除了在演练场,远征队和练级队,他们平日的生活是相当悠闲的。

 

“所以我们现在的重点是,如何控制好骰子的所选方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走向。我想大家应该都没忘记在墨俣和阿津贺志山这两个战斗场所所残留的记忆吧。”

 

众刀听到这两个战斗场所的名字集体打了个颤,他们可再也不想回到每天肾虚肾疼还要被虾婶强行喂一种名叫‘九味地黄丸’的东西。

 

用虾婶的话来说则是,治肾亏不含糖,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脸黑啦。虽然大家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错,你们现在的重点不是在骰子。”虾婶突然出现打断了刀们的会议,他挪动身子左右望了望,语气带上些小心的询问着会议的组织者加州清光,“博多不在吧?”

 

加州清光摇了摇头,“主人,博多今天是和长谷部畑当番。”

 

虾婶松了口气,双钳动了动,继续着接着刚才的话,“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小判。”

 

刀们开始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虾婶。虾婶头顶的触须晃个不停,“昨天狐之助告诉我,近期内会有一把新刀归来,但是要找寻到这把刀的必要条件,则是要足够的小判。”

 

“大家都知道,自从博多来到本丸,小判一类的都是由着他来看管,平日的开支也是博多在管理。”虾婶停顿了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刀们,虽然,刀们并没有感觉到虾婶的视线,“所以,为了新的伙伴,大家要好好思考一下如何从博多手里获取小判。”

 

“恩...那个,见到新伙伴的还有一个条件就是,1000小判3次机会,当然,也有可能会中途返回,所以,拜托大家了。”

 

接下来的时间,虾婶和刀们就小判和博多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至于虾婶是怎么突然知道这个会议的,虾婶表示,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毕竟,作为一个审神者,某些小能力还是有的。

 

散会时,虾婶叫住了大俱利伽罗,压了自己的嗓音故意装作深沉的模样对大俱利伽罗说着,“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用它来寻找你的身影。”

 

大俱利伽罗皱了皱眉,下意识的说出拒绝话语“我没兴趣和你说这些。”

 

“诶诶诶,别走嘛!主人我心里苦,我是喜欢你才会说这些的。”虾婶秉承着该不要脸就不要脸的风格。

 

大俱利伽罗转过身看着和自己手掌般大小的虾婶,“你想让我干什么?”

 

...真是一针见血。

 

“我观天象,今夜必为月黑风高之时,你我何不出来做一番劫富济贫的的好事。”

 

大俱利伽罗转身就走,虾婶立马大叫,“诶诶诶,别走!我说!我说!”

 

“今晚和我一起去偷小判吧,你我联手,必定无敌!”虾婶说的一番热血,大俱利伽罗深知自家主人的性子,就算自己不答应,这人,哦不,这虾也能磨得自己答应,于是大俱利伽罗答应了。

 

是夜。

 

虾婶给自己裹了一张黑布就摸黑出水箱去寻找大俱利伽罗。

 

到了约定地点,虾婶表示他完全看不到大俱利伽罗的身影,却能看见两个金色的圆形物体在空中飘荡,然后,虾婶吓的蹦了起来,没错,蹦了起来。至于蹦了多高,大概只有他自己和大俱利伽罗知道。

 

总之在乌龙的惊魂事件后,虾婶趴在大俱利伽罗的肩膀上,指挥着前进路线。

 

在虾婶‘英明神武’的指挥下,他们到达了宝藏,哦不,小判储存地点,不过令虾婶没想到的是,“我#E%^RFHFY,这保险箱哪儿来的!”

 

看着眼前的保险箱,虾婶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他容易吗?想用自己的小判还要用偷偷摸摸的方式来拿。虾婶不满的从大俱利伽罗的肩膀跳下,爬到保险箱面前伸出钳子敲打着。在碰到保险箱的瞬间,他听到“chua,chua,chua”的声音,接着便是无数的灯光照在他身上。

 

“我就知道。”

 

博多手里晃动着钥匙扣从门外缓步走进来,一点也不意外虾婶为什么会出现在储物室。

 

“博多啊,你看这个....”

 

“可以。”没等虾婶说完,博多便打断了虾婶的话语一口答应着,“但是咱们要签个字条。”

 

虾婶有些不明觉厉。

 

“第一,多余的水箱卖掉,且不许再购买无意义的‘水底玩具’。第二,食物蔬菜本丸都种有,没必要再去购置一些垃圾食品。第三,你的那些同人本...”

 

“答应答应我都答应,嘘!别说了!”虾婶被踩到了痛处,打断了博多的话语一口答应了他的条件。

 

博多当然是喜闻乐见的,愉快的答应了虾婶用小判去换取新刀剑到来机会的要求,至于每天可以用多少小判,他可没有说。

 

总之,虾婶被坑了还不自知,心里还乐滋滋的想着如何迎接新的刀剑,当然目睹这一切的大俱利伽罗,看着虾婶的模样,他觉得自己还是不把这个问题告诉他的好。

 

大俱利伽罗默默在心中为虾婶点了根蜡。

-END-


...祝我自己和大家早日捞到物吉orz

评论(2)
热度(27)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