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无声的礼物

※现paro

※痴汉尾随监视梗x

※烛俱利深夜60分

 

“铃铃铃”

 

听电话铃声响起的瞬间,大俱利伽罗神色紧张的看向那放在桌上的手机,在铃声断掉又再次响起的时候,大俱利伽罗手略微颤抖的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

 

“%……&GF……”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大俱利伽罗快疯了,接到这样的无声电话已经连续两个月了,最开始以为只是骚扰电话,直到一月前收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里面是自己各种各样的日常照,还有一些他在学校澡堂洗浴的照片。

 

大俱利伽罗知道自己是被变态盯上了。他在对方寄来的照片中看到一张有些皱巴巴泛着黄白的照片,那是自己在澡堂洗浴只留出一个后背和侧脸的样子。大俱利伽罗伸手将照片上沾着的白色物体扣下来闻了闻,“死变态。”

 

大俱利伽罗的脸色变得很不好,他实在无法想象那变态居然对着自己的照片撸,这让他觉得恶心。

 

大俱利伽罗将照片扔到垃圾桶时,发现照片的背面写着什么字,模糊不清的字迹写满了整个照片的背面。

 

摁捺住嗓子眼涌出的泛呕感,大俱利伽罗将照片全部撕碎扔进了垃圾箱。

 

大俱利伽罗换了手机号码,退掉了学校的宿舍在外租了一个房子,他想这样大概就能摆脱掉那个变态了,但事情永远比他想的复杂。

 

刚换电话的几天,大俱利伽罗确实度过了几天的安稳日子,可是当他彻底安稳下来,渐渐淡忘这件事时,电话又响个不停。

 

每次接听起来对方都没有说话,寂静的让大俱利伽罗以为自己碰着鬼了。只有少数时候,大俱利伽罗能从电话里听到对面传来的奇怪声响,像水声一般。

 

接着便是无间断的‘礼物’。

 

第一次收到礼物是在学校专属自己的储物柜里,方方正正的摆放着一个包装漂亮的礼品盒,大俱利伽罗打开来看过,是一条丁字内裤,大俱利伽罗脸色有些发黑,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他恨不得揪出这个变态毒打一顿。

 

但是他无能为力,那变态每次给他打电话的号码都是不同的,ip地址也不同,他根本没办法找到那个变态,反倒是自己,不管换了多少次的电话,对方总能精确的找到他。

 

大俱利伽罗很愤怒,但也有些恐慌,每日收到礼物的地点也从学校变为了自己经常所在的地方,甚至是他自己的家门口。

 

渐渐的,大俱利伽罗从最开始的愤怒变为小心翼翼,甚至是到了听到电话铃声就反射性的发颤地步。大俱利伽罗的日常生活受到了困扰,生物钟也变得极为不正常。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觉得电话铃声在耳边响起,还伴随着陌生的男声说出的淫言秽语。大俱利伽罗每晚只得借助安眠药来入睡,只是每次在吃安眠药时,总是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大俱利伽罗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有发现有陌生人进入过的痕迹,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被监视了。

 

大俱利伽罗的成绩直线下降,神经也变得恍惚。

 

如往常一般来到学校,变态的礼物再次出现在他的课桌里,是一套情趣女仆装和一根按摩棒,大俱利伽罗不再像以往一般感到恶心,他现在只觉得无力。

 

大俱利伽罗趴在课桌上,脑子里一团乱糟糟,带着些怒火,大俱利伽罗大力踢了下桌子,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格外刺耳。理所当然的,大俱利伽罗被请去了办公室喝茶。

 

烛台切光忠是大俱利伽罗所在班级的班导,看着微微低垂着脑袋站在自己面前的学生,心里有些微妙。

 

“坐吧。”

 

烛台切倒了杯水放在大俱利伽罗面前,他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学生最近的近况。

 

“大俱利伽罗,你最近的成绩下降的很厉害啊,能解释一下吗?”烛台切开门见山的询问着,金色的眸子里映射出大俱利伽罗的模样。

 

大俱利伽罗抿紧嘴唇,半垂着眼眸,不发一言。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还是生活上遇到了什么事情?”烛台切注意到大俱利伽罗握住水杯的手将水杯握的更紧,“看来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介意和老师我说说吗?”

 

大俱利伽罗没有吭声,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

 

“别紧张,喝口水冷静一下吧,你需要安稳一下你的情绪。”

 

“关于你学习的事情作为班主任的我是很担心的,毕竟这关系到你的升学,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

 

烛台切给大俱利伽罗做起了思想工作,但大俱利伽罗依然不为所动,只是安静的喝了一口水。

 

“还是不愿意说吗?”烛台切有些懊恼了,这个孩子他可真是拿他没有办法。“那我给你说说我最近的事情吧。”

 

大俱利伽罗听到烛台切这样说时有些不解,他疑惑的看了一眼烛台切。

 

“我喜欢上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在我看来很可爱,是很适合被疼爱的类型。”

 

“我想要拥有他,为此我专门购置了一台相机只拍摄他一人,哦,对了,我还会把拍的照片寄给他看哦。”

 

“我送了他很多礼物,可是那孩子好像很不喜欢的样子,这让我苦恼了好久呢。”

 

“最近看不到那孩子一秒我都觉得很难受,所以,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想要将他圈养起来。”

 

大俱利伽罗听到烛台切用温和的口吻叙述着不应该是一个为人师表的人的作为,他猛然睁大双眼看着烛台切,不..不会的。

 

“所以,我现在就要将他带回家了哦。”

 

烛台切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只手机,摁下了拨号键,面带着笑意看向大俱利伽罗。

 

“铃铃铃。”

 

大俱利伽罗身子略微僵硬起来,裤兜里传来手机铃声的正是自己的手机,他觉得有些晕眩,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黑暗,直至失去意识。

 

“抓到你了,我的礼物。”

 

-------------

“老师,大俱利伽罗很久没来学校了,要不要打电话询问一下。”

 

烛台切偏过头看向正在征求自己意见的学生,嘴角微微上扬,“当然要,他可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了。”

 

学生并没有觉得烛台切的话有哪里不对,朝烛台切行了个礼便离去了。

 

待学生走远,烛台切拿起桌面上的新闻日报看了一眼便扔进了垃圾桶,在新闻版面的右下角印着一张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

大俱利伽罗,17岁,身高175,皮肤偏黑,左手直至肩背部有黑龙纹身(见下方照片),于9月27出走上学至今未归,有知情者请联系186XXXXXXXX,必有重谢。

 

-END-

依旧跑题严重_(:з」∠)_

评论(14)
热度(82)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