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双狐】狐狸的心意

※双狐60分 

※取名苦手不要在意了x


鸣狐又收到了一束狗尾巴草。

 

鸣狐看着放在自己门口的狗尾巴草,弯下腰将狗尾巴草拾起,转身走进房间,将狗尾巴草放进矮桌上的花瓶里。

 

“鸣狐又收到狗尾巴草了吗?真是的,不知道谁放的,屋里都装了10个花瓶了。”小狐狸看到鸣狐摆弄着狗尾巴草便又开始碎碎念,从1个月前开始就有人莫名的往鸣狐的房门口放置一束狗尾巴草。

 

虽然知道对方是没有恶意的,但是连续送了这么久也有些烦了,小狐狸看了看鸣狐的脸色,微微叹了口气,“呀呀——鸣狐也真是的,屋里都快变成狗尾巴草的海洋辣。”

 

面对着小狐狸的碎碎念,鸣狐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附和着小狐狸“恩。”

 

鸣狐将狗尾巴草放进花瓶后便将花瓶挪到矮桌的正中央,双手交叠趴在矮桌上,金色的眸子盯着狗尾巴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狐狸看到鸣狐这般模样也闭了嘴,鸣狐对狗尾巴草这么上心,难不成是知道送这东西的人是谁?越想越觉得可能的小狐狸有些狐疑的看了眼鸣狐,恩...一定是这样。

 

“鸣狐,在吗?今天主人安排我们畑当番哦。”

 

门外传来了小狐丸的声音,鸣狐愣了一下,缓缓起身将门打开。看着身高体格都比自己大出许多的小狐丸,鸣狐总觉得有些微妙,或许是应为两人名字里都有狐体型相差却那么大的原因吧。

 

“呀呀——这不是小狐丸殿下吗。”

 

小狐狸适时的插了话。

 

小狐丸嘴角扬起,扯开一个笑脸,“对啊,今天和鸣狐一起畑当番,所以来找鸣狐了哦。”说罢小狐丸装作不经意的往鸣狐屋里望了望,“鸣狐屋里的狗尾巴草有些多呀。”

 

“是的呢小狐丸殿下,有时候感觉很困扰呢。”小狐狸朝小狐丸吐着苦水,小狐丸的身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哈哈哈,是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鸣狐抬眼看了看小狐丸,伸手推搡着小狐丸的后背,“呜哇哇——鸣狐你这么讨厌我吗!”鸣狐轻声的开口,“畑当番。”

 

接着转身对着小狐狸做了个呆在这里的手势,便推着小狐丸朝田地里走去。

 

“诶?!!鸣狐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不理睬身后小狐狸的声音,鸣狐和小狐丸来到了田地里,没有小狐狸这个代理人,鸣狐基本是不太爱说话的,小狐丸有些莫名的心塞,但是工作还是要做,“鸣狐你负责那边,我负责这边吧。”

 

鸣狐点了点头,转身便去给自己负责的那一块田地浇水。看着鸣狐认真的做着田活,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便也转过身拔除杂草。

 

“一点...都不麻烦。”

 

小狐丸在拔除杂草时突然听到鸣狐的声音,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大概是天气太热出现幻听了吧。

 

“小狐丸送的狗尾巴草,我很喜欢。”

 

小狐丸确认这次是真的听到了鸣狐声音,猛地站起来转身发现鸣狐正拿着水管站在自己面前,对方金色的眸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炫目,小狐丸觉得有些晕眩,这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小狐丸有些艰涩的开口。

 

鸣狐沉默了两秒,“我看到了小狐丸在后院种植的一小片狗尾巴草地。”

 

“万一是别人摘我的狗尾巴草给你呢。”小狐丸不敢相信就凭这点鸣狐就知道是他做的。

 

“小狐丸的狗尾巴草被鹤丸殿下当做野草拔除生气了好几天的事情我看到了。”鸣狐顿了顿,“之前做主人近侍清早回来时,发现小狐丸将狗尾巴草放在我的房门前。”

 

小狐丸发誓这是他听到鸣狐说话说的最多的一次,“那你..不讨厌我吗?”鸣狐摇了摇头,“我也喜欢小狐丸。”

 

小狐丸先是愣了几秒,接着便欣喜如狂,当然,这些都是在内心进行着。

 

原来自己的心意已经被接受了吗。

 

接着小狐丸看见鸣狐将水管放下,不知从哪拿出三根狗尾巴草编成麻花辫状,编成一条,根据自己手指的大小,然后弯个圈打成结,带到手指上。接着便照旧又拿出三根编了一条给小狐丸带上,“这样就能在一起了。”

 

小狐丸觉得鸣狐有些可爱,“对啊,我们能在一起了。”

 

小狐丸低头,隔着鸣狐的面具,亲吻了鸣狐露出的嘴唇。手指上带着狗尾巴草指环的地方有些热热乎乎,这下暗恋变成了私定终身了。

-END-

 

抱歉写的很赶,有点地方莫名其妙的!

感觉自己有点跑题orz...

狗尾巴草:暗恋

狗尾巴草结成环带在手上代表着私定终身。


评论(5)
热度(49)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