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60分】痕

※烛俱利深夜60分

※大概是黑道paro

※失忆设定

 

烛台切光忠是一名心理医师,独自经营着一个小小的诊所。

 

烛台切的诊所里只有他一人,并不是因为请不起助理,而是他接诊的客人都是一些道上的不明人士,请的助理大都因为恐惧忍受不住最后辞职,索性烛台切就不再请助理,自己担当起了一切。

 

虽说烛台切自己是个心理医师,但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有着失忆的症状。

 

烛台切也曾尝试着去治疗过,但是并没有什么疗效,所以烛台切放弃了,他想自己遗忘的大概是不需要被想起的事情吧。

 

和平日一般,烛台切呆在自家的诊所里等待着顾客上门,不过这次来的,可是个棘手的人物啊。

 

当看见大俱利伽罗捂着流血不止左肩晃晃悠悠的闯进他的诊所时,烛台切的右眼皮突然跳动的特别快,这人给他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他想要这个人。

 

只见大俱利伽罗那只被血色染红的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啪’的一声拍在烛台切的办公桌上,“Glock18型,帮我处理左肩。”

 

烛台切看了看面前的手枪,不免有些感叹,看来眼前这位就是道上那位俱利伽罗龙了,不过和传闻有些不太一样的是,这位的道德心还没有完全泯灭啊。

 

“先生,我这可是心理诊所。”

 

大俱利伽罗听到烛台切的声音这才抬眼看了他一眼,接着便是愣了一阵,瞳孔微微收缩着,大俱利伽罗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有些酸涩,立马偏过头留给烛台切一个隐忍的侧面,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沉声开口道“别装了。”

 

烛台切将手肘置于办公桌上,下巴抵在交叉的双手手背上,金色的眸子微弯,“我要是说不呢?”大俱利伽罗猛地转过头看着,决绝的将放于桌面上的手枪拿起对准了烛台切的眉心,“那我便再杀你一次。”

 

再?

 

烛台切不太明白大俱利伽罗的这个用词,不过被枪口抵着脑袋他还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烛台切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好吧好吧,别认真,我开个玩笑。”

 

烛台切起身走到大俱利伽罗身旁,佯装着查看对方的伤势,手里出其不意的多出一根针管对着大俱利伽罗的手臂就是一戳,大俱利伽罗也察觉了烛台切的攻击,习惯性的用完好的右手推搡了烛台切一把。

 

烛台切后退了几步,看着大俱利伽罗将插在他手臂上的针筒扯下,然后慢慢的瘫倒在地上,这才慢悠悠的走到大俱利伽罗面前蹲下,“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很兴奋的。”烛台切捡起那只被大俱利伽罗扔掉的针筒,在他眼前晃了晃,“这玩意儿只是为了让你不会那么痛,别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大俱利伽罗没有力气开口,但眼里却带着丝丝恐惧,烛台切觉得大俱利伽罗的反应很有趣,貌似从看见自己的这张脸开始,大俱利伽罗的反应就一直很不对啊。

 

不过烛台切没有多想,再不救治,面前这人恐怕就要失血而亡了。

 

烛台切将大俱利伽罗抱起,然后将他放在了医用床上了,接着便叮叮哐哐的操弄着一些医药用具对大俱利伽罗的左肩进行着治疗。

 

墙上的时钟滴答的走动着,烛台切也将大俱利伽罗的伤口进行了最后的缝合,接着便是简单的包扎。

 

给大俱利的绷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这场小手术也算是正式的完结,烛台切将脸上的口罩摘下,烛台切有些疑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大俱利伽罗,手指在对方身体上一些特殊的伤痕上游走着。

 

这些伤痕,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看着大俱利伽罗在睡梦中也紧皱眉头的容颜,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好好的亲吻这个人,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最开始只是蜻蜓点水的接吻,但是触及到对方嘴唇的柔软时,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深吻起来。大俱利伽罗也因为喘不过气醒转过来。眼睛缓缓睁开看到的便是烛台切放大的脸,这让他反射性的想要摸出枕头下的手枪对着烛台切来一枪子。

 

但是奈何药性没有退却,他动弹不了,只能任着烛台切的亲吻。

 

烛台切发现身下人已经转醒,便停止下自己的动作。

 

“嗨,大俱利伽罗先生,我想,我需要知道一些事情。”

 

烛台切的手指顺着大俱利伽罗的脸颊缓缓下滑到喉结的部分,“能告诉我你身上伤痕的由来么?”

 

大俱利伽罗没有开口,只是闷哼了一声。

 

烛台切知道大俱利伽罗不愿意说出关于那些羞耻的伤痕的由来。不过想想也对,谁能想到令人闻风丧胆的俱利伽罗龙身上有着这些痕迹,他很好奇这人身上痕迹的由来,隐隐约约的,他觉得和自己有关。手指顺着喉结游走到大俱利伽罗的锁骨处,然后接着下走到乳,头周围,指尖顺着乳,晕来回圈动着,“我失忆过,对以前的事情也完全记不起。”烛台切顿了顿,“不过,你的出现让我有强烈的占有感。”

 

“你不愿承认身体上的伤痕,是因为,这里有着伤痕吧。”

 

烛台切的手指点在了大俱利伽罗的心口位置,这让大俱利伽罗的心脏骤然紧缩,他抿紧了嘴唇,他无法反驳烛台切的话语,在这个人面前,自己总是没有一丝隐藏,完全暴露在对方的眼前。

 

两人默契的沉默着,烛台切等待着大俱利伽罗开口。

 

半晌,大俱利伽罗轻轻叹息了一声,“忘掉一个人很难吗?”

 

烛台切没有接话。

 

“你戒过毒么?”

 

烛台切慢悠悠的回答着,“那你吸过毒吗?”

 

“喜欢一个人也很容易,你要不要试试我?”

 

大俱利伽罗似乎是被烛台切的话语震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烛台切。

 

“我不知道你这里的痕有多深,但现在的我,能慢慢的填上它。”说罢烛台切低下头在大俱利伽罗心口的位置留下一吻。

 

大俱利伽罗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又开始有点不听话,他侧过头不去看烛台切,额前的碎发遮挡住了他的双眸,嘴角微微的上扬,有些哽咽的说着“随你吧。”

 

烛台切听到大俱利伽罗的话语,莫名的开始躁动起来。

 

“若你要去天堂么,我必将你拉回来。若你是恶魔,那我便改变信仰。”

 

隐隐约约,烛台切觉得在曾经的某个时刻,同样的人,同样的话语,他许下的誓言。

 

-END-

 

Glock 18型:由于威力较大,限制销售,只提供给特种部队、反恐特警组(SWAT)或其它军事单位人员。由于采用特殊设计,Glock 18型全自动手枪的零件不能与其它Glock手枪互换。但据称有些人员和枪械公司已经自己将Glock 18型改造成冲锋枪样式或将其自动射击组件安装在其它型号的Glock手枪上。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orz,跑题有些远,莫要在意!!!


评论(1)
热度(38)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