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时忘人{上}

※俱利伽罗龙化

※大概算是现paro

※ooc有,请注意

※原型是本地的一个传说

 

“龙楼下面镇压着一条龙,那是一条凶恶的龙。”

 

烛台切从小就听说过这个传说,可以说,他是听着这个传说长大的。传说的每个情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是倒背如流,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烛台切也渐渐的遗忘了这个传说。

 

只是烛台切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每当路过或者在龙楼附近的时候,他总会莫名的心悸,但是只要远离龙楼,这种感觉就会随之消散,他也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告诉他他的心脏并没有任何问题,还很健康的跳动着。

 

烛台切的右手不由抚上胸口心脏的位置,对自己发出疑问,这里,真的没有问题么?

 

后来,烛台切搬了家,远离了这座居住多年,有着传奇色彩的城市,心口莫名的悸动也再没发生过,这件事情也自然而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跟着那个传说一起被遗忘在了不起眼的角落。

 

————————————

 

时隔多年再次回到故土,烛台切心底是有些欢呼雀跃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高兴些什么。

 

因为公司决定在这里开子公司,烛台切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便主动向公司申请调动回这个离开许久的地方,因为他觉得,这里有什么在等着他。

 

回来的第一天,烛台切是在本市的一座高级酒店入住,老房子在自己离开时被变卖掉,公司准备的房间还有一段时间才能住进去,所以,他只好先委屈自己了。泡完澡的烛台切光忠像平时一般,披着浴袍,为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细细的品尝着。他端着高脚酒杯,走到落地窗面前,观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好巧不巧,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坐落在城区正中央龙楼,心中那多年未出现的悸动,猛然的出现。

 

胸腔中充满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烛台切后退了两步,大口喘着气。难过,伤心,期待,兴奋,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烛台切注视着那座龙楼,也许,自己该去寻找一下答案了。

 

烛台切一口喝掉酒杯里剩下的红酒,转身将酒杯放到一旁的圆桌上,接着便将自己带来的李箱打开,换上准备的衣物,出了门。

 

在酒店门口打了个的,告诉了司机自己所要去的地方,一路上司机便絮絮叨叨的同烛台切唠起嗑来。

 

“小哥你也是听说了我们这龙楼的传说么?哈哈哈,最近很多乘客都去龙楼参观来着,不过大晚上去的只有你一个啊。”

 

“龙楼的下面啊,镇压着一条作恶多端的恶龙,据说一直在沉睡。”

 

“他醒来的时候,咱们可就要遭大难了。”

 

烛台切望向窗外,耳边司机的声音被当成了背景音,关于龙楼的传说,他是知道的。自己的心悸,也许和传说有些关联也说不定。

 

到了目的地,烛台切付给了司机车费便走进了龙楼。

 

龙楼处于城区中心,在一群现代式建筑中,这座古建筑却并不违和。

 

这时候的龙楼早已处于关闭状态,烛台切左右看了看四周,庆幸着现在是深夜时分。他翻过龙楼的紧闭线,走到龙楼正门面前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将门推开进去,烛台切的先是敲了敲木质大门,然后用了推了推,门开了。

 

烛台切诧异着,这门不应该是紧闭的么?

 

不过他也没想那么多,快步踏进龙楼,将大门关上,摸出手机开启了照明,在楼内四处的打量着。不过他没发现,本应该有的心悸,在进入龙楼的时候变成一种莫名的兴奋。所以烛台切现在在四处寻找着传说中那个可以通向地下的路径。

 

底楼画像较多,展品大都是在二楼,烛台切现在就像个无头苍蝇在无数幅画像间寻找着,在哪儿呢,到底在哪儿?

 

烛台切顺着画像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画像上的人物时,自己的心跳突然跳动的快的离奇,那是一个古着男子,但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某种东西被具象化的象征。

 

他轻轻将画像取下,伸手用力按了画像背后的墙壁,不出他所料,那个传说中存在的通道出现了,虽然,刚好在他脚下。

 

烛台切摔了个狗爬,他快速爬起身,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庆幸着还好没人,不然自己这不帅气的样子被别人看到一定会被当做笑料。整理好自身,烛台切用手机照了照这个通道,人工挖造的痕迹很明显,看起来有些幽深。

 

咽了咽口水,烛台切顺着通道走了下去。

 

他举着手机不知道走了多久,通道壁面也渐渐从光滑变成了凹凸不平,烛台切觉得有点冷,而且空气也变得有些潮湿,大概是因为往地下走的原因吧,烛台切想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烛台切的觉得有些累了,空气的潮湿度越来越大,他也觉得周身越来越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很想回去,但是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就在前面。到底前面,是什么呢。

 

又走了快10分钟,烛台切感觉到地面的坡度变得越来越平,地面也变得有些潮湿泥泞,他察觉得到一丝不对,难不成这地下真的有一条暗河?烛台切想到传说中提到过地下有暗河,却没想到这可能是真的。

 

他开始想,也许真的会见到那条龙,那会是他心悸的原因么。

 

也许是想的太过深入,烛台切没有发现地面的水流已经到他的鞋后跟。“啊啊啊,鞋子湿了!”反应过来是因为鞋子浸入了水,烛台切暗叹今天的倒霉,但是如果能找到他心悸的原因的话,也是值得!

 

继续往里走,他听到了水流声,而脚下的水流已经打到了脚踝,不过终于,他看到前方突然变得有些明亮,加快速度走过去,发现是一个宽阔的平地,不过地面上都是水,虽然是浅浅的打到脚踝的一层。他扫视着这个宽阔的平地,目光最终定焦在左上方,那个被铁链锁住的人身上。

 

烛台切的心跳很快,‘咚咚咚’的似乎是要跳出胸腔,那人似乎是在沉睡,双脚被铁链锁住,头丧气般的低垂着,略长的发尾乖顺的侧搭在肩头。烛台切知道这有多么不正常,地底下遇到一个被铁链锁住的不明人物,但是他就是觉得,这人他认识。

 

烛台切走近了那个被锁住的不明人士,才发现对方赤裸着上身,看起来有些精壮,左边手腕直至肩背部分纹刻着一条黑龙,烛台切忍不住伸手抚摸着对方的纹身部分,这个人,是自己的.......

 

烛台切将对方搂入怀中,对方的身体异常的冰冷,冷到烛台切以为他已经死掉了,但是潜意识里知道,这个人,不会死。

 

自己,好像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看着怀里跟睡着死掉一般的人,他这么想着。

-TBC-


————

关于传说,恩,是本地的一个传说吧,因为从小就听外婆念叨来着,所以记忆相当清楚,我外婆说的那个孩子,是他们那个时候的一个熊孩子,因为版本不太一样,我找了一个靠谱的给大家叙述一下_(:3丿-8∠)_因为还有种说法是镇压着一条火龙,也有人说下面只是镇住了一个龙头...然后..因为陈塘关在我们这,也算是哪吒故乡,我就特别的好奇镇压的那条龙是谁!!是不是三太子!!【这人脑洞太大


在古代陆成本(音.也许是另一个叫法)任宜宾行政长官时期,有

一孤儿由于天热,出于避暑和好玩,从栈房街土桥子那个下水道出

口处爬了进去。也不知走了多远,看见前面有光亮,过去一看,见

有一妇女坐在一架手摇纺车前,两手放在腿上闭目养神。那小孩过

去喊了两声,不见出声答应也不动。再仔细一看,见那女人颈子上

套有一根铁链,而两只手腕上却是一对非常好看的玉圈。小孩便去

抚摸那玉圈,但那女人仍不见出声也不动。小孩便把那女人右手腕

上的那支玉圈取了下来。这刚把那支玉圈取了下来,就见那女人的

那只右手动了起来。那小孩一见便慌了,拿着那只玉圈跌跌創创的

跑了出来。不多一会,小孩肚子饿了便拿那只玉圈去珠宝店换了几

串铜钱供他的五脏菩萨。

    这天陆成本长官正在署衙看书,不知是天热还是咋个,只觉得

心烦。这时师爷来报,“这河水在上午还好好的,下午才一个时辰

就足足涨了三尺”。陆成本长官心想,这就怪了,这一向都天乾缺

水,哪来的水涨?这太蹊跷了!陆成本长官便走出署衙,准备到河

边去看一看究竟。在路过珠宝店时见珠宝店老板正拿着一只比通常

玉器亮得多的玉圈在向客人兜售。陆成本长官心头一默,这是什么

宝贝?陆成本长官上前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这不就是传说中说的

“乾坤圈”吗!陆成本长官立刻询问玉圈的来历。珠宝店老板见是

长官问话,不敢隐瞒,说出来自一个流浪小孩,并把玉圈交给了长

官。陆成本长官即刻叫人去找来小孩。小孩讲出来龙去脉后,陆成

本长官对小孩讲,给他卖玉圈双倍的钱,请他将玉圈还回去戴在那

女人的右手腕上,事情完成后请他上馆子吃大肉。

    小孩回到那里,见那女人的眼睛还是闭着的,那只没有玉圈的

右手却在摇纺车,而玉圈的左手还是原样不动。小孩上前抓住那女

人的右手将玉圈套了上去,那只手又像先前那样不动了。

    小孩去后不久,陆成本长官在河边看那水势渐渐消退,一颗心

放了下来。陆成本长官在小孩出来后如约请他上馆子吃大肉。不过

从此再也没有人看见这个小孩的身影了。


评论(7)
热度(36)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