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卡萨布兰卡{四}

※借鉴支配与服从设定

※D:Dominance(支配)

   S/C:Submission / Conscientious(臣服/服从)

   源自DISC测试,一种常见的人格测试,借鉴了关于人格类型分析的部分

※未来设定,cp目前确定会触及双狐,烛俱利,其他不定,如有出现会打上tag

※此章烛俱利出没

※前章:序+一

Act.4

联邦的氛围变得有些奇怪,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鸣狐知道,那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和小狐丸确立支配服从关系后,小狐丸也没对自己下达什么命令,反而是将自己晾在了一边。除了一同回来的那天小狐丸留宿在了自己的房间,这段时间竟是一面也没见过。

 

“鸣狐在想小狐丸大人么?”趴在鸣狐肩上的狐狸看出了他的疑虑,“最近还像以前那般觉得精神疲劳么?”

 

站在过道上的鸣狐摇了摇头,他有了小狐丸作为Dom,前段时间的疲劳无力感全部消失。

 

狐狸知道鸣狐并无大碍后,便将从一期一振那得到的信息全数说着鸣狐听。

 

鸣狐听着狐狸吱吱呀呀的说着这些事情,脑海里将这些信息迅速分成一条一条的整理起来,“所以政府决定和联邦合作?”

 

“恩,大概是这样,但联邦这边的态度不明确,这几天留驻人员的更换鸣狐你也看见了,表面上几方势力虽然和政府没有多大的关联,但是私底下就说不清了。”

 

鸣狐低声和狐狸交谈着联邦最近的格局,完全没有注意迎面走过来的人。

 

那人像是心不在焉一般,不小心撞到了鸣狐,微微偏过头低声说了句抱歉便离开了。

 

鸣狐看了眼人,没说什么,等那人走远,鸣狐肩上的狐狸悄悄话一般的对鸣狐说着,“刚刚那是伊达军队的大俱利伽罗吧?”鸣狐没有说话,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人侧搭在一旁的发尾下,有个很明显的咬痕。

 

不过这是对方的私事,他不打算说些什么。

 

这边大俱利伽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大字状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全是来到联邦之前在伊达本家烛台切吩咐自己的事情,以及,那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伊达军队的大俱利伽罗是个Sub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之所以敢暴露自己Sub的身份除了与 Dom不相上下的能力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和他确定支配服从关系的Dom——烛台切光忠。

 

烛台切光忠是个强势的男人,早年在与‘暗堕’的对抗中,不慎被敌方弄伤了一只眼,本可以治愈的眼在烛台切的要求下只进行了一些必要的包扎。后来他戴上了眼罩,在战场上也愈发的雷厉风行,对于那些‘暗堕’更是发了疯一般的进行虐杀。

 

可以说伊达军队如今地位的牢固,有他不可磨灭的功劳。

 

“政府想利用联邦背后的几股势力来对抗‘暗堕’,自己坐享其成。”在和自己欢爱时烛台切在他耳边轻轻呢喃着,“我们需要做的静观其变,过不了几天政府的人便要过来进行谈判,各方的势力想必是将坚守者都换为适合谈判之人,所以...”

 

烛台切重重的挺腰插进大俱利伽罗的身体深处,“我需要你去混淆视听,会议上你只需要保持沉默,懂么?”大俱利伽罗沉默着,“那么,就交给你了。”烛台切轻咬着俱利伽罗的耳朵,随即动了动自己任然停留在俱利伽罗体内的分身,开始了又一场的性、爱。

 

回忆到此便戛然而止,他不明白烛台切到底想干嘛,但是,烛台切的命令他就算拼上性命也会完成,这,便是身为Sub的意义。

 

大俱利伽罗起身走到厕所盥洗台旁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额前的碎发被水打湿,服服帖帖的趴在他的前额。拨开自己侧搭在肩上的发尾,一个大大的带着些许青色咬痕便显现出来,想起咬痕的由来,俱利伽罗的脸颊微微泛起潮红。

 

“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小俱利,我可真是寂寞。不过,小俱利只要看到这个就会想起我吧。”那人指尖在被他制造的咬痕上流连的感觉,让俱利伽罗异常的兴奋。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将脑子里的想法全都逼迫出去,这种时候可不是给自己用来想这些色情的事情,再过几天政府的人就要过来了,他得好好练练自己的神色,免得在那些老家伙面前露出什么马脚。

 

说起来,那些家伙也该回来吧。


评论
热度(31)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