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谎言的傀儡

※军官X俘虏

※借鉴了一些D/C设定

※D:Dominance(支配)

  S/C:Submission / Conscientious(臣服/服从)

  源自DISC测试,一种常见的人格测试,借鉴了关于人格类型分析的部分

※r18有,ooc有,食用请注意

 

大俱利伽罗醒来的时候觉得头昏沉沉的,想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舒缓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使劲动了动,耳边响起的却是铁链的‘铮铮’声。

 

啊..还是,暴露了么。大俱利伽罗模模糊糊的想着。

 

审讯室里的灯光白晃晃的有些刺眼,俱利伽罗和烛台切相视无言。身着军装的烛台切光忠冰冷着眼神看着赤裸着上身的俱利伽罗,在三小时前,他得到军队高层传来的‘大俱利伽罗是敌方卧底’的消息时,他是那么的不可置信。

 

明明是出生入死相处了三年的人,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他!看着被铁链禁锢住的大俱利伽罗,依然是那么的骄傲与狂妄,这让烛台切不由得怒火中烧,军靴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吱呀声。他拿起一旁拷问架上沾了盐水的皮鞭,像是发泄怒火一般朝俱利伽罗身上抽去。

 

‘啪’

 

第一鞭抽在了大俱利的胸口处,本就有力的烛台切,在怒火的推动下,抽的更是用力。只见鞭痕由俱利加油的左肩横跨至右下腹,有了这第一鞭的发泄,第二鞭第三鞭也便接踵而来。

 

“嘶...”俱利伽罗疼的发出声,对方毫无章法的抽打让自己面部不由狰狞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挣扎着,铁链被这举动弄的铮铮发响。

 

“为什么?!”

 

“我们本就不是同路的人。”

 

听到俱利伽罗的回答,烛台切的眼珠猛然收缩,他无力的退后了几步,一手捂住自己的双眼,“哈哈哈哈,不是同路的人...”烛台切一把甩掉手上的皮鞭,上前掐住俱利伽罗的脖子,皮手套下的手背青筋暴起,胸前的勋章也因怒气颤抖着发出金属声作响。

 

军帽檐下那只裸露在外的金色眸子露出凶狠的眼神,眼睛里布满血丝,低沉的嘶吼声回荡在房间内。

 

“难道我待你还不够好吗?!”

 

俱利伽罗的身子满是血痕,额角因疼痛而冒出的汗珠顺势流下。因为脖子被人掐住而显得脸有些不正常的绯红,这在烛台切看来却是异样的妖艳,他松开了掐住俱利伽罗脖子的手,死死的盯住他。

 

“咳咳...”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俱利伽罗先是咳嗽了两声,然后强作镇定的掩饰不堪的面容。他伸出舌头舔舐着嘴角的血腥,“都是敌人,谈什么好不好,烛台切光忠先生。”

 

听到俱利伽罗的这句话,昔日共同合作,对方的开心笑脸涌入脑海,难道,这也是假的么?那个遇到枪击第一时间站到自己面的人是假的么?那个害怕黑,晚上会窝到自己床上睡觉的人是假的?整整三年的真心相依全是假的?

 

俱利伽罗是敌方卧底却是不争的事实,气急的烛台切捡起被扔在地的皮鞭向俱利伽罗甩下去。

 

“但你,终究是我的。”

 

烛台切释怀了,对啊,这个人现在在自己手上,自己可以支配他做任何事。

 

遵循着自己的想法,烛台切将自己的皮带抽出随意的扔在地上,一手挑起俱利伽罗的下巴,“我记得,你是个Sub吧。”烛台切轻佻的看向俱利伽罗,他决定和俱利伽罗确定支配服从关系。


俱利伽罗听到烛台切的话语时,便产生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俱利伽罗的眼神变得有些严肃,“你最好不要这样。”


烛台切轻笑一声,俯身亲吻着俱利伽罗,那温柔的模样像是回到了往日一般,那样的宠溺。可是两人心中都知道,背叛的现实摆在眼前,烛台切加深了亲吻力道,像是带着愤恨。


“你现在只有喊叫的权利。”


烛台切的命令的话语带着玩味的语气。

 

【一些和谐的地方请点这里】

 

烛台切搂紧了俱利伽罗,他知道他们俩现在身处风口浪尖的位置,他对俱利伽罗真心的付出和俱利伽罗假意的隐藏,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情恨纠葛。

 

侧过头凑近俱利伽罗的耳边,轻声叙述着他对俱利伽罗的拥有权。

 

“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俘虏。”

 

俱利伽罗身子一僵,他知道他这辈子都逃不开这个人了,毕竟,从三年起,他就私下成为了烛台切的Sub。

 

-END-


评论(2)
热度(74)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