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卡萨布兰卡{二}

※借鉴支配与服从设定

※D:Dominance(支配)
   S/C:Submission / Conscientious(臣服/服从)
   源自DISC测试,一种常见的人格测试,借鉴了关于人格类型分析的部分

※未来设定,cp目前确定会触及双狐,烛俱利,其他不定,如有出现会打上tag

※前章:序+一

Act.2

粟田口军队是一支独特的军队,不是因为他们在联邦占据一席之位,而是因为无人知晓他们的来历,仿佛一夕之间突然壮大,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时,粟田口军队已经强到无法撼动的地位。

 

再次回到粟田口本家的时候,鸣狐内心有些说不清的复杂,他承认这大部分来自他们的结盟对象。

 

“鸣狐,不要紧吧?”小狐狸有些担忧。鸣狐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双颊,扯出一个笑容,“没事。”长呼了一口气,鸣狐将门推开。

 

“欢迎回来,小叔叔。”大厅内站着一名蓝发青年,看样子是等待多时。鸣狐将行李放至脚边,朝蓝发青年张开双臂,蓝发青年自然而然的上前拥住鸣狐。

 

短暂的拥抱过后,鸣狐开始向蓝发青年了解近况。“三条家的人,大概下午就到。”鸣狐身子一顿,“恩,知道了。”蓝发青年知道鸣狐心中所忧,但这也是无奈之举。鸣狐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四周,蓝发青年开口道,“弟弟们还在训练。”

 

鸣狐点了点头,“我需要休息一会,一期你先去忙吧。”一期一振帮鸣狐把行李提到房门口便退了下去。

 

等一期的身影彻底消失后,鸣狐才打开房门,跟泄了气一般,躺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个身,打量着自己的房间,脑子里一片混乱。

 

无力,迷茫。

 

“鸣狐,鸣狐,你怎么了?”狐狸感受到鸣狐精神力的不稳定,刚刚在一期一振面前的沉稳也许是鸣狐用尽的最后精神力。鸣狐听不清狐狸在说什么,只想好好睡一觉,眼皮支撑不住缓缓闭上,沉入一片黑暗。

 

梦里的鸣狐并不安稳,总觉得耳边有嘈杂的声音吵得他头疼。闭嘴,闭嘴!鸣狐想大喊,想让这些声音消失,但是他却喊不出,他好像被操控了一般,不能随心所欲。

 

“你只能臣服于我。”

 

鸣狐听见有人这么说着,是谁?有人在看着自己,鸣狐清楚的知道,可是他睁不开双眼。直到他真真实实的感受到有人在舔舐着自己的耳朵,他能清清楚楚的听见由于对方的舔弄而造成的口水的淅沥声,猛然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片雪白。

 

小狐丸感受到身下人的清醒,两手撑在鸣狐的头两侧,猩红的眸子直直的盯着鸣狐,那头被束成马尾的白色长发顺着肩头滑落,扫在鸣狐的脸上让鸣狐觉得很痒。小狐丸扯开嘴角,吐出鸣狐这辈子都不想听话语,“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Sub了。”

 

开什么玩笑?!鸣狐瞳孔猛然放大,右手紧握成拳,朝小狐丸脸上挥去,然而却并未击中。小狐丸习惯性的向后仰,松开了对鸣狐的桎梏,猩红的眸子带着些许兴奋,他想要这个人。小狐丸松了松领口,微微下蹲摆出格斗的姿势,“来吧,和我打一场,输了的话,就成为我的Sub。”

 

鸣狐抿紧嘴唇没有说话,他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这会让他不由自主的去服从小狐丸。所以当听到小狐丸提出的打一场,鸣狐下意识的服从着,当自己也摆出格斗的姿势时,才反应过来,可是这时无论怎样也收不回去了,只能打一场,鸣狐深深的知道这场搏斗会带来什么,所以他会好好应战,鸣狐手心有些冒汗,他承认他现在无比紧张。

 

没等鸣狐调整好心态,小狐丸便先发制人。

 

只见小狐丸一个跨步,化掌为拳,直直的打向鸣狐的面门,鸣狐心下一惊,好在多年的训练使鸣狐的身体迅速做出反应。鸣狐快速侧过身,才堪堪躲过这一拳,没有时间让鸣狐喘口气,小狐丸的拳头便又直击而来,鸣狐来不及躲避,只得双手交叉护住面门,承受小狐丸的打击,顺便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鸣狐大脑快速计算着小狐丸与自己的距离,接着,鸣狐将放于面前的双手放下,头微微偏过躲避着小狐丸的拳头。鸣狐后退了几步,心下想着距离刚好。

 

鸣狐左脚向前垫步,右腿迅速将膝向正前方提起,左脚跟向前旋转,上体侧倾,随之右膝盖向内,快速送髋将小腿弹出,踢向小狐丸的头部。小狐丸却像是料到一般,左手快速握拳放至头部左侧,抵挡住鸣狐这一击,鸣狐有些惊讶,似是没想到小狐丸能躲过这一击,鸣狐刚想收腿,小狐丸右手却握住鸣狐的小腿下方,左手向外一转握住鸣狐的脚腕。

 

糟糕。鸣狐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使劲动了动想收回自己的腿,奈何对方力气比他更大。小狐丸猩红眸子微弯,他将鸣狐的腿放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抬腿踢向鸣狐的肚子。还没站稳的鸣狐自然是被小狐丸这一击踢倒在地,他捂住自己的肚子,还真疼。

 

看着鸣狐的模样,小狐丸一只腿踩在鸣狐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鸣狐,“你输了。”

 

鸣狐咬紧嘴唇,不肯说出一句话,此时,门却由外向内打开。一期一振抱着狐狸和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站在门口。一期一振看到这番情景有些吃惊,“小叔叔,你没事吧?”一期一振连忙走到鸣狐身边想看看鸣狐的情况,谁知小狐丸却立马将脚挪开伸手将地上的鸣狐抱起。“我的。”

 

一期一振不由皱了皱眉头,正准备说些什么,门口的军装男子却开口了,“小狐丸,将人放下还给一期先生。”小狐丸视若无睹,搂紧了鸣狐,门口的男子面色立即冷了下来,那双奇异的眸子泛着蓝色的流光,却又显出些妖异金色,“你是听还是不听。”

 

小狐丸瞬间泄了气,像焉嗒嗒的茄子一般,将鸣狐交由一期一振,便走到军装男子身后,那模样活像只犯了错的小狗。

 

“小叔叔能站起来么?”一期一振将鸣狐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咳咳...还能站起来。”鸣狐忽略着肚子的疼痛回答着。

 

“哈哈哈,家弟不懂事给鸣狐先生造成不适是我们的过错,还望鸣狐先生大人有大量,原谅家弟。”军装男子面带微笑道着歉,鸣狐却一肚子窝火,对方这话分明就是说他不原谅不懂事的小狐丸就是他太小气。

 

鸣狐只得点点头。

 

“兄长,他输了,他是我的Sub。”这时小狐丸却不知哪根筋不对开口了,一期一振和军装男子都有些疑惑的看着小狐丸,“我们说好的,他输了,就是我的Sub。”

 

一期一振反应过来,询问着鸣狐,“小叔叔,你真的...”鸣狐沉默着,一期一振知道这便是真的,军装男子开口道,“既然事已成定局,那么就期待和一期一振先生的合作。”

 

“那是自然,三日月宗近先生。”一期一振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鸣狐也意识到,他的自由生活也到此结束了。


评论(2)
热度(26)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