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至灵

※现paro,略灵异【并不】

※ooc注意,r18有

※突如其来的画风清奇脑洞


大俱利伽罗是个自由撰稿人,但是写出的文章总是不温不火。大俱利伽罗对此也伤透了脑筋,说不想自己的文章点击量增多是不可能的,可他却怎么也写不出令人称赞的文章。

电脑屏幕散发的荧光打在大俱利伽罗的脸上,映得他本就坚毅的脸庞更加线条分明。

打开的word依旧一片空白,双手放在键盘上无从下手,写写删删到最后依旧毫无头绪。写不出一个字的无力感萦绕在大俱利伽罗心头,这让他觉得烦躁,“啧。”大俱利伽罗不由得发出不满的声音,右脚踢了下电脑主机。

“也许我需要休息一下。”大俱利伽罗想着。

他伸了个懒腰,从电脑面前站起来,伸手摸了摸自个儿的上衣口袋,掏出一盒香烟,从中抽出一根点燃吸了起来。

一边抽着香烟,一边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夜晚城市的繁华灯景。

大俱利伽罗现在的脑子一片混乱,他觉得自己的未来也是如此的渺茫。从小便孤身一人的自己,好不容易撑到大学毕业,靠着那么一点文学功底找到了这份说轻松也不轻松的工作。每天省吃俭用在市中心租了现在这套房子,说来也奇怪,市中心这么好位置的房子居然被他这个毛头小子租到。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大俱利伽罗没注意到电脑的word界面,开始冒出一排一排的字。

“轰隆隆。”伴随着雷声,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看来,今晚也无法创作了。

大俱利伽罗深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走到电脑桌面前,将烟摁灭在烟灰缸之中。打雷闪电的天气可不适合将电脑开着,在他准备关掉电脑的时候,他发现本该空白的word界面多出了几千个字,大俱利伽罗的心抖了一下。

不,不对呀,自己明明一个字也没写,这些字是怎么出现的。

大俱利伽罗仔细看了看word上的文字,是一篇小说,都市小说,讲述的是一个自由撰稿人的故事....自由撰稿人....大俱利伽罗心慌了起来,总觉得这篇小说写的好像是自己。他不断的用鼠标点击着word文档右上角的叉,却怎么也删不掉。大俱利伽罗放下鼠标,直接将主机关机,可是依旧没有用。一不做二不休,大俱利伽罗将网线和电源都扯掉,令他崩溃的事情发生了,电脑界面依旧停留在word上,并且开始继续的冒出一排排的字。

冷静,冷静。大俱利伽罗,没什么可怕的,只是电脑出了些故障。

大俱利伽罗不断的安慰自己,说服自己接受眼前的一切。

大俱利伽罗的眼睛死死盯着电脑屏幕,额头冒出冷汗,喉头有些干燥。Word的文字依然在自己冒出,满满的一大篇洋洋洒洒的书写着,像是怎么也停不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字体冒出的速度减缓,END出现在了文章末尾。

这是...完结了么...虽然内心对此抱有恐惧,但大俱利伽罗还是很矛盾的好奇这故事。晃了一眼word上显示的字数,8w字。这么短时间能写出这么多字,大俱利伽罗无法用自己所知道的科学依据来判断这件诡异的事情。

“献给迷茫的羔羊。
——烛台切光忠”

大俱利伽罗注意到文章最后的落尾。烛台切光忠...谁?迷茫的羔羊...是指自己么?

大俱利伽罗脑内一片慌乱,他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脑袋,双手拉扯着自己略显杂乱的头发。怎么回事?谁?这房间里还有谁?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太多的疑问充斥着大俱利伽罗的脑子。因为雷电天气而导致停电的房间一片昏暗,除了依然正常运转的电脑。

“觉得害怕么?”

大俱利伽罗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他耳边说着话。

“谁?你是谁?”朝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大喊着,“为什么要对我恶作剧?”

“放轻松,大俱利伽罗。我只是,对你产生了一点兴趣。”犹如对情人的呢喃细语,大俱利伽罗能清晰的听见对方的话语,就像是挨着自己耳边说着。

“不要紧张,我只是喜欢你,跟你开个小玩笑。”对方的话语带着一丝笑意,“呐,大俱利伽罗,做个交易吧。”

大俱利伽罗没有搭话,在并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的情况下。

“我让你的文章得到人的赞赏,然而代价便是你来陪我。”

大俱利伽罗犹豫了,他确实很希望自己的文章得到别人的赞赏,这是每一位作者的愿望,他也不列外,但是依靠他人的这种方式,他不喜欢。

“不....我想......”大俱利伽罗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打断。“你会答应的....你,会答应的。”

“你的文章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获得了某些比赛的第一名,被高等学者称赞表扬,你的文章引起了社会舆论,你从此被所有人知道,约稿也数不胜数,被人尊称为老师,前辈,你的未来光明无限。”对方像是洗脑一般向大俱利伽罗述说着,不,准确的说是在引诱。

“我的未来.....光明无限。”似乎是被洗脑成功一般,大俱利伽罗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没错,你的未来,光明无限。来,现在让我来教你做一些更快乐的事情。”烛台切光忠的声音带着引诱的魔力,大俱利伽罗只能顺从的照着他的指示做。

 

接下来请走这里w


大俱利伽罗从梦中被惊醒,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荒诞的梦,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丝毫未挂,赤裸裸的睡了一晚。

难道..不是梦?自己..遇到鬼怪了?

大俱利伽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穴,发现并无不适。

抱着疑问,大俱利伽罗下了床走到电脑桌面前,电脑一宿未关闭,word文档依旧空白,不似昨晚经历的那般写满了字体。长长的呼了口气,自己也许是在做梦吧,一个奇怪的梦。

在大俱利伽罗转身背对电脑的时候,word开始闪现着几个字体。

晚上见。
——烛台切光忠

我还在特别庆幸我没被lof屏蔽的时候,lof狠狠的糊了我一巴掌orz

——————————————

写到最后觉得自己写的莫名其妙orz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咖喱面瘫脸:啊,真是吓到了【棒读


评论
热度(39)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