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烛俱利

※虐,短篇

※轮回转生,陌路

※私设有,审神者对咖喱的喜欢仅仅是对好的刀剑的喜爱。

※双结局


知道烛台切光忠被烧毁的时候,大俱利伽罗只是‘哦’了一声。依旧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依旧随主人上阵杀敌。只是,在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望着原本放置烛台切光忠的刀架发神,会突然红着眼圈泣不成声,会努力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却又瞬间崩塌。

 

“我想你,光忠。”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也逐渐进入和平时期,昔日跟着主人开阔疆土的刀剑们不会再上战场,而是被摆在博物馆收藏起来,供人观赏。大俱利伽罗也不例外,他被人收藏了起来。大俱利伽罗不记得前任主人死去了多久,也不记得,那把叫烛台切光忠的刀被烧毁了有多久。大俱利伽罗内心很空虚,整日坐在庭院向外观望,看着周遭变化。

 

又过了很久很久,大俱利伽罗认识了一个审神者。审神者告诉他,只要与他结契,便能重回过往上阵斩杀敌人。

 

大俱利伽罗拒绝了,不是因为不想变强,也不是因为不想重回战场上,而是不想再见那个人被烧毁一次。

 

审神者来了无数次,告诉大俱利伽罗他是多么的中意他,跟着他前途无量,大俱利伽罗烦了,无意的说漏了嘴,审神者带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那天之后审神者很久没来找过他。

 

过了一阵,大俱利伽罗已经快忘掉审神者的时候,他又回来了。他告诉大俱利伽罗很多关于烛台切光忠的事情,包括被展出,包括,那把刀已经没有了付丧神。

 

“也许是转世为人了吧。”

 

大俱利伽罗抿紧了嘴唇,头微微低着。审神者叹了口气,揉了揉大俱利伽罗的头顶,却被一把打开。“我...知道了。”审神者不喜欢这样的大俱利伽罗,他可不想他未来的付丧神心里有什么疙瘩,于是审神者清了清嗓子“你想再见他一次么?”

 

大俱利伽罗不可置信的望向审神者,暗金色的眼睛有点湿润。“我可以让你再见他一次,前提是,和我结契,成为我的付丧神,并且封印你过往的记忆。”大俱利伽罗愣了,他不想忘记以前的一切,不想忘记光忠的容颜,不想忘记和光忠在一起的生活,不想...一点也不想。

 

审神者知道他犯难了,也不想过于逼他,终是退了一步,“这样吧,我可以带你看看他现在的生活,你再来决定如何?”大俱利伽罗点了点头。

 

只见审神者从裤兜掏出一个镜子般的东西,接着在他眼前一晃,大俱利伽罗只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直到清醒的时候,他看见光忠就站在他面前。大俱利伽罗眼圈猛的红了,强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他太久没见到这个人了,久到连那颗疼痛不已的心都麻木了。

 

“我好想你。”

 

他看见光忠对他笑了。大俱利伽罗伸出手想要触碰对方的时候,对方却穿过他的身体。手就那么愣在半空中,渐渐转过身,看到的却是烛台切光忠拥抱着一个短发女孩。想要说出的话语哽在喉间,很难受。

 

“他看不见你,作为付丧神的你。”

 

耳边是审神者的声音。手缓缓落下紧握成拳,低着头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表情。审神者见他这幅模样也只能摇摇头,“若是太过执着于过去,是很危险的。”大俱利伽罗听不进任何话语,他现在只知道,光忠看不见他,不认识他了。

 

抬眼注视着前方,啊,他们聊的很开心呢。女孩儿因为烛台切光忠的逗弄笑的很是开心,脸上泛起微微的桃红,很是好看,而那个随时都要保持帅气的男人,也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孩儿。不知道为什么,本该麻木的心泛起一丝的疼痛。

 

“我今天可以呆在他身边么。”不是问话的语气,而是肯定。审神者知道只有让他了解现在的烛台切光忠早已和以前不同,他才会死心。也是出于私心吧,审神者是真的喜欢这把刀,想要和他结契。他不介意让他认清现实。

 

“可以。”说罢便将他那镜子一样的东西交给了大俱利伽罗,“拿着这个,能保持你现在的形态,明早我会来接你。”

 

大俱利伽罗将其接过,牢牢的握在手中,“谢谢。”

 

看着审神者消失,大俱利伽罗便跟在烛台切光忠和那个女孩儿的后面,听着他们聊家常,听着烛台切光忠说要给女孩儿做一顿好吃的,听着女孩儿说,他们的婚礼将会是最棒的。大俱利伽罗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要干嘛,他只是想多看那个人一眼。

 

看着烛台切光忠温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发顶,对女孩儿宠爱的目光,以及,到最后在女孩儿嘴边留下一吻。

 

好痛啊,可是身体明明没有损伤,就是痛,无法言语的痛,只能咬紧嘴唇默默承受的痛。

 

索性他们终于分开,烛台切光忠似乎是将女孩儿送到了家,朝女孩儿挥了挥手,看着她进了家门才离去。大俱利伽罗一直跟在烛台切光忠身后,目光死死盯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宽阔的后背,帅气的衣着,还有那被眼罩遮掩的右眼。

 

烛台切光忠感觉今天也很不对劲,自从跟女朋友碰面的时候就很不对劲,他觉得有人在看他,可是他却看不见任何人,难不成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也许是需要去找大师来去除邪灵了。他快要和女朋友结婚了,可不能每天都这么神神颠颠的。

 

想着想着,便安然入睡了。然而梦里的他也是很不安灵,梦里他处在一个到处是火的房间,很热,还有被烧伤的疼,但是,他心里好像还有一个心心念念的人。

 

大俱利伽罗就这么一直跟着,看着烛台切光忠,跟着他回家,看着他换上居家服,看着他煮饭吃晚餐,看着他入浴,看着他上床入眠。大俱利伽罗趴在烛台切光忠的床边,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还有那卸下眼罩后右眼那烧伤一般的胎记。大俱利伽罗轻轻抚摸着那一块地方,却发现是徒然,他连碰都碰不到他。

 

一夜无眠,大俱利伽罗坐在烛台切光忠的床边看了他一晚,直到审神者来接他的时候。

 

“该回去了大俱利伽罗。”审神者看着如孩子般迷茫的大俱利伽罗出声说着。

 

“大俱利伽罗?”看着不出声的大俱利伽罗,审神者再次喊着他的名字。

 

“我答应你的条件,让我再见他一次吧,让他...也能看见我。”像是想通了什么,大俱利伽罗闷闷出声,是时候和过去做个了断了。

 

“行。”

 

 

 

烛台切光忠胸口有点闷闷的,大概是梦的原因。他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他看清了眼前的人,是个皮肤黑黑的少年,手上还有着龙的刺青。少年的眼光死死盯在他身上。烛台切光忠暗道不好,难不成是小偷或者是入室抢劫的?正准备出声与其交谈,“你.....”话未说出口,少年便俯下身子,接着就是嘴唇接触到对方柔软的唇,没有激烈的舌吻,只是淡淡的亲了一下,就像是纯情的少年一般。右眼被对方轻柔的抚摸着“当时...一定很疼吧。”说罢便将嘴凑上去似是要吻住那烧伤一般的胎记,烛台切光忠一把推开大俱利伽罗,“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现在就离开的我家,不然我就报警了。”

 

烛台切光忠对眼前的少年感到很奇怪,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他不认识他,对方只是一个小小年纪不学无术小偷而已。大俱利伽罗抿紧了嘴唇,缓缓站起身。

 

“好.......我...这就走,希望你幸福。”

 

听着少年的话语烛台切光忠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孩子怎么回事。

 

“我爱你。”

 

啊,终于说出口了,少年露出了微笑,很灿烂,接着便像是尘土一般,挥散不见。

 

......

 

烛台切光忠有生以来度过的最奇妙的清晨,莫名其妙消失的少年,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后来的后来,烛台切光忠结婚了,他和那个女孩儿结婚了,育有一子。直到颐养天年,直到老伴也死去,直到自己也将消弭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那个少年,那个清晨,笑的很灿烂的少年。

 

                                 -END-

 

Bad end就到此了,下面..大概是Happy  end。

 

大俱利伽罗是个付丧神,是个很厉害的付丧神,只是喜欢一个人行动,也不爱融入别人。

 

他有个主人,他的主人是个审神者,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从最开始只拥有大俱利伽罗一个付丧神,到现在拥有三十来把和大俱利伽罗一样身份的付丧神,他们曾经,都是随主人上阵杀敌的刀。大俱利伽罗和他们唯一不同的便是,他没有过往的记忆,他也不想去寻找过往的记忆。

 

最近审神者貌似发现了另一种召唤付丧神的方式,便是找刀匠锻造。

 

审神者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大俱利伽罗,给了他足够的材料,让他去寻找刀匠将其锻造。大俱利伽罗接过材料‘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看样子是把好刀呢。”刀匠如此说道。

 

刀匠将帘子掀开,示意大俱利伽罗去接他的新伙伴。

 

“新人来了?没兴趣。”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眼前的男子大俱利伽罗觉得很熟悉,可是记不起是谁,只是轻轻的发出一声‘哼’。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少年。”

 

啊啊啊啊啊...到最后我也不造在写些什么了Orz.....bug可能有点多请大家见谅,第一次尝试双结局,后期会再次改正一下。【土下座】

评论
热度(30)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