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凹凸世界丨银爵中心】Finally

※银爵黑化向

OOC有,请注意

※其他选手死亡描写有,慎重

※友情BGMSeptember

※灵感全部源自这首歌

 

“When everything is gone,When it's dark and I'm alone.”

                                                        ——September

 

 

银爵醒来的时候,目及之处是一片的晦暗,他的脑中混沌不堪,乱糟糟的什么也记不起来。

 

他只要稍稍回忆一下,脑子便像是被安装了炸弹,然后被按下开关‘碰’的一声炸开来。银爵倒吸了口凉气,因为疼痛而扭曲着的整张脸像是从地狱中而来的恶魔,他揉捏着自己两目间的鼻梁,企图让自己从疼痛中稍微舒缓下来。

 

他在地上坐了很久,冷风卷着难闻的焦味从他身上拂过,这让他额上青筋猛烈跳动。

 

恶心的味道。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晃着步伐前行,路旁的树木被大火烧的一碰就倒,随处可见的还有一些野兽的尸体,他眉头皱起,这不难看出来,这里发生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一场可怕的灾难。

 

他走啊走,前路似乎没有尽头,漆黑的一片怎么也走不完,他有些累了,他找到了一块被烧的与地面融为一体的大石头,他背靠着那块石头坐下,想着等天稍微亮一些的时候再走,他不太喜欢这样灰雾蒙蒙的夜晚。

 

也许能遇到还幸存着的人,那样他能询问一些在他失忆之前的事情。

 

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的感觉,让银爵有些畏缩,说起来连他自己也不信,可他总觉得自己在怕着什么东西,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自己的记忆。

 

银爵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困意袭来,便也由着困意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银爵看到了他自己,那是他从未觉得自己会有的一面,疯狂,暴躁,嗜血。

 

他看见那个自己在阴暗的角落,面对着墙壁,神色疯狂的自言自语着,然后他开始笑起来,那是扭曲诡异的笑,瞳孔睁大到极致,嘴角咧开到最大,银爵甚至怀疑这样笑嘴角会不会裂开。

 

那嘶哑的笑声像是从灵魂之中溢出来,胸腔剧烈的颤动着,是疯子。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疯狂的自己,像是看着陌生人,他没想过阻止,他隐约意识到,自己并不反感这样。他从对方疯狂模糊的话语中捕捉到一些碎散的词语。

 

毁灭,死,活该。

 

......

 

弑神。

 

银爵心下一颤,然后他觉察到自己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他......在期待着。

 

正在狂笑的疯子停了下来,转过身阴测测的看着他,对方的白瞳中布满血丝,看上去很是惊心,疯子就这么盯着他看了半天,眼皮都没眨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了!!!都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子突然开始笑,然后从他身旁跑走了,他清晰的听到疯子的说的每一句话,他说。

 

“你开心吗?”

 

“复仇的感觉很开心。”

 

银爵醒了,然后他发现自己的额头上满是汗水,他大口呼吸着,胸腔急速的上下起伏着,似是要将心肺也呼出去。此时的天空依然灰雾蒙蒙,黑暗中能清晰的听见他自己的心跳声,他抬臂抚上胸口。

 

“安静点。”

 

时间仿佛静止,银爵没能等来白昼,天空始终是这么灰雾蒙蒙,四周安静的不像话,他忍不住了,他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继续前行。

 

越往前走,焦臭味越重,隐约能看到房屋的模样,除了焦臭味,银爵还闻到了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他意识到不对劲,他努力睁大眼,试图看清一切。

 

可到最后他始终只能看见漆黑一团,地面上有很多蜷缩起来的黑乎乎的东西,他随意走到一个像是巨大锤子的东西面前蹲下,他发现那里还躺着一个漆黑的物体,他伸手去触摸,然后他意识到了这时什么。

 

尸体。

 

尸体被锁链捆绑着,记忆像是随时都会涌出,头疼欲裂。

 

他捂着头摇晃着离开了,然后他再也没来过这里。

 

五感仿佛都被剥夺,他漫无目的地在这片焦黑的土地上游走着,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说过话了,所有的器官都在退化,他开始闻不到任何味道,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想要说话时张开嘴来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有白昼,没有活人,只有灰蒙蒙一切。

 

他开始想,神是不是抛弃他了,他记得自己曾经在哪里看到过,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神说光是好的,便将光和黑暗分开。那现在这样灰蒙蒙的,是不是神不在了,他记起许久以前梦里的那个疯子模样的他,他说弑神。

 

他皱眉,是神抛弃了他,还是神已经死了。

 

银爵不知道。

 

他又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日复一日。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没有活着的人了?为什么没有光了?

 

他快疯了,他比任何时候都想知道过去的事情,再三思索过后,银爵决定回到当初让他头疼欲裂的地方。他磨蹭了几日才到达,他对那儿仍有心悸。

 

那地方似乎不受时间的影响,一切如他看到的初始模样,他这次蹲下身仔细的摸索着每具尸体,这个有身上有着箭头一样的东西,那个是巨大的月亮状的,还有棍子和刀刃一样的,他的头又开始痛了,这些东西,是武器。

 

他继续摸索,这局尸体的胸口,有一个洞,那个洞里是团成一团的锁链。

 

他的头更疼了。

 

他在地上抱着头痛苦翻滚,喉咙中发出的是野兽的嘶吼。

 

百死百生。

 

第一名。

 

神。

 

驱逐。

 

为什么。

 

弑神。

 

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

 

他杀了神,他杀了神!

 

神不在了!

 

他在这场拼死搏杀里面活了下来,他是那个唯一幸存的人!他做到了!仅因为是神便随意驱逐自己的子民,那这种神便不如不存在。

 

银爵笑了,和他梦里的那个疯子一样。

 

 

 

“I'm the one who killed them all,I survived after the fall.”

 

 

-END-

 

Emmmmm..........我又烂尾了,以及这个真的是非常的AU,和原作不同x

这个故事其实是想讲因为爵唯一的信念便是得到神的回答,为什么会驱逐自己的族群,他迫切的需要得到第一,然后他知道了鬼狐的百死百生计划,在最后杀了鬼狐,也杀了在场的人,这里假设所有人都在,然后他的积分上涨为第一,得到了与神的对话,然后就...搞死了神【。

再然后就boom的失忆了,反正bug还蛮多的,我也不想修改了【。

以上【。


评论
热度(26)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