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凹凸世界丨安银】Go ahead

※现pa,ooc有请注意

※安迷修x银爵

※O·O·C!

※脱缰的剧情,以及有床上描写emmm

※还债!!

 

虽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但这一切的发生都来得很突然,并且毫无征兆。

 

银爵和安迷修睡了。

 

也许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荷尔蒙并未有着相互排斥的作用,相反,这和异性间的相互吸引说不定是一致的。银爵强作镇定努力的说服着自己,可即使这样,银爵依旧心生不快。

 

他是下面的那个。

 

银爵掀开被褥坐了起来,简单的动作却让腰部剧烈酸疼,这让他倒吸了口凉气。他侧过头看向依旧沉睡着的安迷修,额上青筋猛地突起跳动,他承认他现在十分想在对方那张恬静的脸上结实的揍一拳,他也这么做了。

 

安迷修是被疼醒的,仅限于面部的疼痛,尤其是脸颊和眼眶的位置,他捂住受伤的位置睁开双眼,只看见银爵那筋肉匀称的背部。

 

“安迷修,我们谈谈。”

 

安迷修的目光停落在那背部无数的青紫咬痕上,他咽了咽口水,哑声开口。

 

“好。”

 

仔细说起来,银爵和安迷修并不熟悉,顶多是在他人口中得知对方是怎样的形象,平日里也不常打照面的两人,基本上就再没有过别的联系,到底怎么就和对方搞上床了?

 

银爵以俯视的姿态临睨着安迷修,他紧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满腔的脏话憋出嘴也只是几句不痛不痒的和平讨论。

 

“我会当做这事没有发生过,我希望你也是。”

 

“......。”

 

安迷修无言。

 

“但我真的很不爽啊,碍眼的家伙!”

 

银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牙关紧咬的咯吱作响,看着安迷修无言的模样胸中的怒火更是无法抑制,他挥拳揍了安迷修,安迷修也不示弱进行了反击,两个前一夜还在床上缠绵的男人现在却在同一张床上缠斗。

 

银爵的拳头不断挥向安迷修的脸庞,安迷修也由一开始的躲让变为实质的攻击,你一拳我一拳的打法让两人喘息不已,实打实的落在皮肉上的拳头确实不是什么好滋味,到最后两个人甚至利用起了牙齿,用最原始的方式在对方身上狠狠的咬上几口,企图带给对方更大的痛苦。

 

约摸是气力都不足了,银爵率先败下了场,毕竟他的体力消耗比安迷修大得多,从各个意义上来说。

 

他躺在床上,安迷修抓住机会翻身骑到银爵身上并一拳一拳的往他脸部砸去,银爵也只是蜷缩着上半身,双手护着脑袋,尽可能的护住自己。

 

见银爵没了反抗的意思,安迷修才停止了攻击,侧身躺倒在银爵身旁,气喘吁吁的说着。

 

“满意了吗?”

 

银爵无言,安迷修能听到的只是他那沉重的呼吸声。

 

两人就这么在床上躺着,时间在此时似乎停止了一般,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外再没有其他声响。

 

过了一会,银爵有了动静,他起身跨过安迷修径直走向了浴室,透过浴室被雾气沾满的玻璃门安迷修能看见银爵那若隐若现的、比例十分完美的身材。

 

也许和男人睡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浴室淅沥的水声戛然停止,银爵赤裸身躯走了出来,水珠在那褐色的肌肤上有种特别诱人的意味,可能会是甜的,像巧克力一样。

 

银爵俯视着安迷修,白瞳之中依旧是不满。

 

“不见。”

 

安迷修肿着半张脸迎向银爵的目光,他知道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想就这么彻底遗忘这件事,骨子里的骑士精神兀地涌出,他说:“我会对你负责的,这件事过错在我,我会弥补的。”

 

银爵闻言却是嗤笑不已,“狗咬了你你还能咬回去?”

 

说罢银爵便捡起地上衣物穿起,不做丝毫停留的离去这间充斥着男性荷尔蒙味道房间。

 

“......。”

 

安迷修无言,他深知银爵的脾性,现在与他再做纠缠恐怕会被狠狠揍一顿。他决定等对方冷静下来之后再谈,虽然希望渺茫。

 

“但始终会再见面。”

 

安迷修的目光扫到地面上那张被对方遗忘的身份证,如此说道。

 

-END-


...真的很ooc....取名废尴尬的想了一小时的名字....还是因为听歌时突然看到这个单词...离我远远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35)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