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黑成狗的基三er,刀剑love,清光迷妹quq,什么cp都次,但最喜欢双狐烛俱利和髭膝,卡米亚本命w松沼沉溺√
yys白黑不逆,all鹿停不下
最近如入了黑白来,all15,总之15超可爱啦!
脑洞小能手,安稳的产小黄文。
需要回fo请私信我quq

【凹凸世界|银爵】时钟

❀银爵生日作

私设有,ooc有,请注意

❀爱他————!

 

 

时钟勤勤恳恳的走动着,嘀嗒嘀嗒,每一声都有着穿透的魔力,它跳进肉体,在皮肉之下的内脏里回响。

 

这已经是银爵听过的十八个年头了。

 

按理来说,银爵在幼年时期并未见过时钟这样的东西,被放逐而一直在漂流的族人,只是日复一日的朝着太阳的方向前进,那是神的旨意。

 

银爵对此嗤之以鼻,明明是比谁都没有慈悲心的神。

 

在各个星球的迁移穿梭之中,他见到了一块时钟,木质外壳有着沉重古旧的质感,那是人们早已不用的可以称之为废弃品的东西,裂纹横生的玻璃片下一长一短的两针重叠在一起,指向正上方。

 

“1...12?”

 

银爵艰难的念出这晦涩的数字,对年幼并未识得过多文字他来说,这已经是足以获得大人称赞的事情。

 

他带着新奇,轻轻敲了敲钟壳外表,可惜秒针早已锈的无法转动,随着他的敲动而掉落,发出“咔擦”的声音。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时钟,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时钟。

 

他知道,不被需求的破旧东西终归是被舍弃的。

 

第二次见到钟表是在稍大一些后,那是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并无过多开销的族人在垃圾站里找到了这块钟表,修改整理一番后便焕然一新,虽然表带上依然有着明显刮蹭的痕迹。

 

银爵将它置于耳旁,静心凝听。

 

“滴答,滴答。”

 

他说:“这是时间的声音。”

 

银爵卸下了表带,将表放在了里衣之中,那是贴近心脏的地方,滴答滴答,心脏也随着声响有韵律的跳动着。

 

“这是一份很好的礼物。”

 

即使现在回忆起来,银爵依然那么觉得。

 

时钟计算着时间的流逝,也计算着被神所惩罚的生活,而他想要的是打破这种生活,打破这被禁锢的时间。

 

他参加了凹凸大赛。

 

在报名之后他的内心对自己生出鄙夷,到头来还是仰仗着神。可细想,是啊,神创造了这一切,怎能不仰仗他。只有获得与神谈话对视的机会,才能有机会打破现有的一切。

 

去大赛会场的途中,他在兴垂之野遭遇了怪物的袭击,他所钟情的那块表遗失在了那里,他想,要获得一些东西必然是会舍弃一些东西,他选择了舍弃。

 

他为自己的舍弃回报了最好的结局。

 

第三名。

 

他沉默着,坚定地做着自己所决定的事,挡路的便是坏的,无须多想清除障碍物是最好的选择。随着积分的增长,他的能力也难以掩盖,毫无疑问,他是强者。虽惹人嫉妒,却没人敢来啃这块硬骨头,这也是他所满意的。

 

“滴答,滴答。”

 

银爵又听到了时间的声响,他扯了扯嘴角,却始终笑不出来。

 

不被需求的破旧东西终归是被舍弃的。

 

“银爵,18岁。”

 

“原榜上第三名,在大赛中遭遇隐藏怪,无法取得联系,现已除名。”


-END-


我为什么要在生贺写这么丧的东西.....QAQ.....我爵.....


评论(1)
热度(20)

© 虾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